徽州大峡谷(【徽州】藏器于身的徽州大峡谷)

徽州大峡谷   有山的地方大抵有水,山高则水长。古人喜欢把山水分开解读,于是有了仁者智者之分。毕竟山与水之间,在不同的地域有着主次之分。譬如面对长江黄河时,就没山什么份了。可一到了…

徽州大峡谷

  有山的地方大抵有水,山高则水长。古人喜欢把山水分开解读,于是有了仁者智者之分。毕竟山与水之间,在不同的地域有着主次之分。譬如面对长江黄河时,就没山什么份了。可一到了黄山泰山,也就很少有人会提到水。徽州大峡谷是个集山水为一体的赏玩去处。这里的山,幽林密布,高耸入云,无须矜高自极天;这里的水从山脊呼啸而下,飞珠溅玉,气势不减丝毫。在这里不分仁者智者,或者说,仁者就是智者,智者也成了仁者了。
  徽州大峡谷,原名源芳大峡谷,地处休宁县源芳乡渔临村。景区刚开发的时候,筑了高高的坝体蓄水,以漂流对外开放。一个漂流水道蜿蜒曲折,两岸高峰林立,四季苍翠,加上落差百米,一经营业,便成了远近闻名最刺激最吸引人的地方。我在去年的夏季就曾两度赏游,漂流所带来的惊喜之余,却终有意犹未尽之叹。
  今年四月的一天,景区主人向我发起邀请道:现在山花芳菲,何不抽时踏青?我回答说气温还达不到漂流的要求吧。谁让你来漂流了,漂流只是一个子项目,更多的是峡谷的春天景色绝美。一个周末,乘着春日灿烂,我们来到了徽州大峡谷寻古探幽。

  景色的确绝美。徽州大峡谷的风光是从那处人为的高坝开始的。虽说是人为的高山平湖,但一湖清碧,倒映着如翼亭阁,满山葱绿,间或淡紫、纯白、艳红的山花,把个湖装扮成了人间仙境。踏着鹅卵石铺就的小径,不时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真可谓一步一景,景中套景。入得谷来,不时遇到从远地特意赶来的游客,那不停摁动的快门里,即便粗鄙如我者,亦成了相机定格的风景。
  在沿途的木桥、索桥、栈道的牵引下,一回儿左一回儿右的山道也牵引着脚步左右交替,溯源而上。走得五六里,身心疲乏处,赫然一长廊,廊下美人靠,正好小憩。本觉景致已尽时,主人道,尚早尚早,前路可坐两公里的景区电车,全当休息。好一阵风驰电掣,可坐十多游人的电车在群山间穿行,在丛绿间穿梭,山风在速度的带动下,很快吹去了乏困,下得车来,个个焕发精神。接下来,又得双脚使力,步步攀登。几个姑娘家的正待泄气不前时,听得前方有着众多瀑布,便又来了劲道拾级而上。
  瀑布藏山间,风光在险峰。走不多时,便见一瀑山腰处倾泻而下,落到底处,阳光照耀处,竟现七色彩带。
  彩虹!不知是谁,突然叫了一声。也只一声,便就沉寂了。随声望去,彩带在瀑底雨帘处闪耀。红橙黄绿蓝靛紫,谁持彩练当空舞?一舞还就舞到了触手可及之处,这样的景致也是绝不可多见的。众人就像怕惊醒一个熟睡的孩子一样,不再多说一句,就连摁动快门的手也轻巧了不少。
  修建者是有心的。两三里遥,便可见亭,或设崖壁上,或处道险中,入亭清风拂面,左右近观,上下远眺,都不失为观赏风景的佳处。
  复行数里,进山之路越发陡峭。好几处台阶成60度的角,直插云霄。爬行一半,见有一小平台,安插石凳,泄力而坐,半天不想动弹。主人言道,上得坡顶,便可全景观赏飞天瀑,可同行八人中,大多不再有冲顶的勇气。我是其中的一个。自我宽慰说,景致都好,窥一斑足见全豹矣。两名户外探险爱好者率先向前,几个弯道一转,便没了踪影。正在喘息时,忽听山中有人喊,快上来看,太壮观了。主人亦劝,再挖一锄就有水了,何不再坚持一下?
  我是在鼓了好几回勇气之后决定拾级的。每走一步,都得扶住沿途栏杆借力,沿途的山花弥漫一股清香夹道相迎,高山流水声,随着登临的脚步越发清晰可闻。待到水声如雷时,猛然一抬头,一条白练自天而下,气势磅礴,尉为壮观。
  主人介绍,飞天瀑落差420米,是目前亚洲落差最大的瀑布。我未作考证,其实是不是亚洲第一亦是无关紧要了。站在这样一条瀑布前,心胸瞬间开阔,恨不得一口气冲至瀑顶,看看这些水是从什么地方蓄积机而成,遇时而动的。
  自然万物总会教授我们许多道理。看到眼前的瀑布,不由想起了历史长河中众多“藏器于身”的名士。他们在时机不成熟的时候从不显摆,不显山露水,只是不停地积累学识锤炼本领,待到合适时机,登高一呼,从者云集。在我眼前的飞天瀑,和一个徽州大峡谷,都应该是那个“藏器于身”的智者。百年千年前,峡谷就这样存在着,瀑布就这样飞奔着,可真正知晓它的美,到得这里并见识全貌的游人并不多。若不是开发者在峭壁上修建了栈道桥梁和登山石梯,即便再过上百年千年,这里依旧无人登临。
  下山的路,不再吃力,但双腿不住哆嗦。于我,心境却宽阔豁然了。

责任编辑:自由   
总       编:我是一只鱼
法律顾问:王亦文

徽州大峡谷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