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弥开秋意浓(【名家新作】牛合群:心似桂花秋意浓(六章))

海棠弥开秋意浓
心似桂花秋意浓(六章)
牛合群[湖北]
 
念大悲咒:南无阿弥佗佛。
桂花开始飞,一种曼妙,漫过心尖,柔若初见。
蜷缩的鹅黄,犹如佛的眼睛,被一层翠绿遮掩,倦默,恬淡,又不失慈祥。
“天将秋气蒸寒馥,月借金波摘子黄”(白居易句),在无声冷露中聚气凝神的桂花,温存,芬芳,又不乏静谧。
月色、冷露、花香、美酒、诗词、传说……桂花,成为秋的宠儿,“自是花中第一流”(李清照句),“月中有客曾分种,世上无花敢斗香”(韩子苍句),桂花开,幸福来。天清露冷,在空气中浸润着甜甜的桂花香味,最能激发情思,给人以无穷遐想和禅定。
秋声远离障难,一杯桂花酒把我灌醉,懵懵懂懂中,撞向了岩桂,却不知道痛在哪个部位。拉着桂花跳舞,就有七八里外的人家说香。
就有一朵花儿住进了心间。微笑的桂子,是慈悲无碍的化解。
那个从树下走过的少年郎,是她的吴刚;吴刚伐桂,即为救母,更为人间苍生。
几千年的砍伐声,让我忘了痛苦,忘了欲望,也忘了来路。
往前走,30度仰望,是她想念的角度。不仅可以接受佛光,而且可以把泪倒回体腔。
我把桂花聚过头顶,随意得生,一仰成秋。
双手从未有过的轻盈,就像举着无。 

与北风和解
原野被蚂蚁搬空之后,就剩下无事生非的北风了。
阳光被撕扯得千孔百疮,河流开始干枯,岸边的野花和昆虫兄弟高唱后庭花。
远山合十,把夕阳念在掌心,庇佑拾穗的孩子天黑之前攒足学费。
路上,有和我长得很像的面孔,与我打招呼,可我不认识他们,他们是不是我素未谋面的亲人?在喊我,还是想告诉我的身世?他们手里的盒子,是盛放着鲜花还是骨灰?
这些年,我势单力薄,一株微小的草就可能把我压死,我不敢和北风正面交锋,把淤积在体内的灰尘清理,小心翼翼地擦拭,我知道老了的骨骼有些生硬,我怕擦出声音让生活听见,我愿与一只看不见的牙齿达成和解。

禅意包谷
屋檐下的白包谷,终于可以摆脱生儿育女的种种痛苦,捋着年迈的红胡须,像一位慈祥的老人,安静地坐在一檐之下,享受秋阳并不长久的抚慰,慢慢地,和屋檐下的一纸窗户互道晚安。
接下来的日子,可以把峥嵘往事讲给院内的小树听,一颗种子到果实的距离,就是生与死的距离,就是不断摆脱的抗争剧演,稍不用心,就会被寒冷、阴雨、虫害、旱魔、锄头所吞噬、折伤,流着看不见的血液,就连那只最温顺的小羊,也可以决定一株禾苗的命运。
在生命的道路上,磕磕碰碰,断了胳膊,烧了眉毛,扭伤腰肢,就是一道再平常不过的家常菜。一次次化险为夷,逐渐变得老道、成熟和善良。避害,负重,站稳,走好,在时间的折尺上寻找刻度,懂得该笑的时候笑,该小的时候,一定要小,小到一粒尘埃,小到被一只蜻蜓一只蚂蚁忽略。
那些沧桑,日渐显露出阳光的色泽,有着流水的从容,有着超然尘世的芳香。那是一株顶着人间烟火砥砺前行的火把。
不用秋水相送,一切都别来无恙。

绿棉花,银棉花
桃花刚走,你就来填补春天留下的空白。
开花,结果,抗病,治虫,排渍,施肥,聚热,喜光……棉花,你这个农家最瓷器的孩子,着一身绿袄,渐渐出落成“农”家闺秀,傲人的身姿,成为原野上最迷人的亮色。
很多人记住了你华贵的白,却忽略了你青涩的绿。
正是棉铃绿的成熟,棉田最终才炸开白的璀璨。 
为了绿的葱郁,你和绿云一同成长。
别人都在逃离夏天,而你却爱上了夏天,你说:“当金色的光芒透过心灵时,便感觉拥有了整个世界。”
不管夏的脚步走得多轻,你总能听见那天籁般的呼唤,你的心就像棉花一样,绽放着幸福的暖味道。你翘首的样子,多像冰面上的天鹅,如果再颠一下脚尖,就能和天鹅一起飞翔了。
长大后,你的执着和坚强,只有你的闺蜜云丫头知道。只有一滴历经冬夏之后长了骨头的水知道。
你不怕电闪雷鸣三伏酷暑,你泼辣地抖了抖汗珠子,与它们在大地飙歌。让原野上许多自以为是歌唱家的生灵,都自愧不如。 
秋天被你勾勒出世外之美。也吹响了你出嫁的唢呐。
你说要摘月亮,那个爱你的小伙子就搬来了云梯。你说要带走流水,那个爱你的小伙子就让流水改道。从他的心中,流向你的心田。
月亮是你的嫁妆。流水是你的知音。蛐蛐云雀都赶来为你送行。
手摸晨昏,你在仰望那飘雪的冬天,还有那纯洁的柔软。 
柔软是你的词根,阳光是你的个性,自信是你给姐妹们的交代。
向大地展开画卷,你与白云重叠,与村庄重叠,与汗水重叠,与秋天重叠。
只有温暖,是你留给这个世界最好的秘本。在无数次深夜,陪我说说悄悄话。

苍老辞
落叶藏,鸟飞尽,青山脱去了外衣,柿子树回到了繁体字的乡下,裤子落地,光着半个屁股。
原野搬走了斑斓,黑白分明,像一幅水墨画,尽显苍老本色。
一条不服老的河流,还在大地上做S型飞行,它要让两岸野草记住,一个时代英雄的模样。
村口那棵树早已把自己长透,见证了太多的悲欢离合,它在招呼新年快点回家。
一只鸟的清唱,依然改变不了它的主义,一扇留守的小窗,可以画出思念的天籁声音。
一夜之间,雪吐出蛇信子,已经在北方拦路设卡,它要趁返乡潮捞上一把,为了养老金安家,它不觉得羞耻。 

秋天的棋局
秋天忙坏了,赶着收获,赶着播种,赶着大人小孩,赶着老牛,赶着秋风。
秋天吸引了许多人来到原野,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东西。秋天也从我们的眼里,看到了它想看到的东西,都在赞美秋天。秋天仿佛站在世界的外面,指挥着秋风秋草秋水,指挥着我们。
最让人敬畏的就是秋风了。秋风扫落叶呀,君不见那一片一片的残黄,曾是万丈红尘里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
最让人感叹的就是秋草了。一岁一枯荣的秋草满眼含泪,它看到太多的生死别离,迎着秋雨,它想洗去自己的前世记忆,它想割断与土地的脐带,成为飞在天空的云。做一朵云多好,吃饱了不想家,自由自在地飞,带着天空神仙一样地飘。
或许,是秋草看错了,云是跳出三界外的高人,看那花白的胡须,就是得道的喻体。那样更好,秋草也有了更高的追求,它要借云梯,逃离这苦难深重的人间。小草默念令名,被一头小羊发现,只一口就把它收走了,它觉得自己就是在天空飞,正在成为一朵云,能够看见更远的飞,也能够看到自我的飞。
最让人抓不住的就是浩荡东逝的秋水了。我们的时光如此温柔,与我对饮的强哥,身边坐着一个柔美似水的仙女,眉宇间有海棠的红。分别时我被一个白胡子的道人拉住,他说,你家强哥命不久矣。
秋天已摆好棋局。秋风秋草秋水都是它的棋子,就连一朵菊花也是它的爱妾。我始终看不清秋天的脸,乱花迷眼,一种凉,已经爬到了脊背。
谁是破局的高手?这么多年,我离开秋天已经很久,仍然会被一朵执秋水之剑的月光,劈开面颊。

【作者简介】
牛合群,1968年生。湖北省作协会员,枣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会员。在《诗刊》《作家文摘》《人民日报》《散文诗》《中国散文诗》等报刊发表作品300多万字。
订阅:可点击本文标题下方的“中国散文诗研究中心”链接直接关注,或扫描“中国散文诗研究中心”二维码,或加微信公众号:zgswsyjzx。
转发:点击右上角图标,可“分享到朋友圈”或“发送给朋友”等。
投稿:自荐或推荐优秀散文诗作品、理论文章,请发送至中心专用邮箱:[email protected]

海棠弥开秋意浓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