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士坦丁大帝(第十一讲:君士坦丁大帝)

君士坦丁大帝 公元305年,戴克里先主动将帝国交给马克西敏,但要求他要继续之前帝国对待基督教的政策。此时东部的加利流还在继续逼迫基督徒,但是同为凯撒的君士坦提则对基督教采取比较宽容…

君士坦丁大帝

公元305年,戴克里先主动将帝国交给马克西敏,但要求他要继续之前帝国对待基督教的政策。此时东部的加利流还在继续逼迫基督徒,但是同为凯撒的君士坦提则对基督教采取比较宽容的态度。当时很多异教徒非常厌恶罗马当局这种血腥的行为。不久,马克西敏也宣布退位,所以加利流和君士坦提就成为帝国的两位奥古士都。而加利流的两位部下成为另外两个凯撒继续来协助统治整个帝国。戴克里先迫害基督徒可能是出于政治角度考虑,而教会史家优西比乌认为这是上帝对教会的审判,为了是洁净教会。由于教会处于长期和平时期,人数不断的增多,获得越来越多的权力和自由,所以教会势力就不断的增强。在教会内部,为了利益彼此争夺,主教们互相嫉妒和彼此攻击,教会领袖也互相倾轧,平信徒中则派系林立、彼此对抗,教会中充满着伪善和虚伪,所以上帝要洁净教会。
优西比乌亲眼看到教堂被拆毁,只剩下根基,圣经被集中在公共广场上付之一炬。昔日那些高高在上的主教们东躲西藏,也有一些身陷监牢被当局羞辱。在这次逼迫中也涌现出大量令人感动的场面,一些基督徒忍受各种可怕的折磨,并心甘情愿为主殉道。当然也有一些胆小懦弱的基督徒,麻木自己的灵魂,在乱世中苟且偷生。大浪淘沙,上帝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来炼净他的教会。在戴克里先的时代,逼迫是广泛的、彻底的,包括小亚细亚、腓尼基、埃及、亚历山大等地都出现大量的殉道者。
罗马当局将基督徒逮捕之后,就将他们带到神像面前,让他们去献祭。如果拒绝,他们就将遭受非人的待遇,被吊起来用皮鞭抽打,直到他们屈服为止。同时期,还有很多的基督徒都是经历了非人的折磨之后,被处以绞刑,帝国的统治者想出各种各样的办法,来对待坚贞不屈的信仰者。这样的局面不是很快就过去,而是持续好几年。原先是监押重刑犯、政治犯的监狱现在却装满了主教、长老以及敬虔的平信徒。
在这种逼迫中,也有很多基督徒受到恐吓而放弃信仰;但是绝大多数的基督徒立场坚定,用他们的血来见证自己的信仰。这些殉道士们以喜乐、平安的态度面对最后的死亡。他们向上帝献上感恩的赞美诗,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其中不乏一些出身名门、财富、名誉、学识集于一身的基督徒,他们为了信仰将这些置之其后。311年,君士坦丁联合加利流、李锡尼一同在米兰达成协议,颁布著名的“米兰敕令”。宣告结束对于基督教的迫害,承认基督徒合法地位,恢复宗教的和平。这个敕令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在基督教的历史上是第一次,为后来基督教成为国家教会,以及世界性的宗教奠定了重要的基础。
敕令的内容:以最大的热诚,我们神圣主人的神明、各位皇帝们,一直希望将所有人的思想导向神圣且恰当的生活方式,这样一来,即便是那些遵行非罗马风俗的人,也有可能给予不朽神明应得的崇拜。然而,敕令这样的正当理由并没有震慑住某些人,他们还在毫不退让地抵抗,并不惧怕惩罚的威胁。既然许多人因为这样的行为陷入险境,我们主人的神明、万能的皇帝们高贵且虔敬地认为,这与其神圣目标相左,并且已危及这些人。于是,皇帝们签署一道命令,由我本人转发给聪明的阁下:倘若有基督徒被发现践行他们的宗教,你们应当保护他们免受干扰和危险,并且不以此为理由惩罚他们,因为长期以来的经验表明,他们不会被任何方式劝服,也不会放弃他们的固执行为。请谨慎的阁下把此项命令转发给手下的财政官、地方官和各城区的官员,告诉他们不必再认真对待那份文件。
当各省官员收到这封敕令后,就提醒他们的手下和地方官员,释放所有因信仰被囚的基督徒,同时也召回那些被放逐的人。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就如一道亮光擦破幽暗寂静的黑夜,给人们带来了新的希望。因此,各个城市的教堂又逐渐恢复了往日的喧嚣和庄严神圣的崇拜。人们欢呼雀跃,成群结队地涌向街头,在大道上,在广场上用诗歌赞美上帝,来到教堂向上帝献上最真诚的敬拜。
很多异教徒也非常吃惊,他们惊叹基督徒遭受那么多的苦难,竟然还对他们的上帝心存感恩。所以,很多异教徒也认同基督徒的上帝,是唯一伟大和真实的神。但是,位于东部的马克西敏无法容忍,他憎恶这群善良的人们。因此,在短暂的和平之后,他再一次要颠覆和平的果实。他怂恿不明是非的民众驱逐基督徒,众人为了投其所好,纷纷对基督教表达不满。就这样,新一轮的逼迫又拉开了序幕,很多大能的讲道人被判处死刑、被丢给野兽、被斩首等等。
此时,君士坦丁和李锡尼联合起来,反击两个暴君。这个时候君士坦丁向上帝祷告,请求上帝帮助他们,为的是给罗马人带来曾经拥有的和平和自由。312年,君士坦丁率领军队翻越了阿尔卑斯山脉,准备将其对手马克森提赶出意大利并占领罗马,于是他们在罗马城外的台伯河上米尔汶桥上相遇。两军力量悬殊很大,君士坦丁的军队明显处于劣势。如果硬来,很难有取胜的把握。大战前夕,君士坦丁就在异象中见有十字架记号和字标“当以此为记方能得胜。”(Christos victory P X)于是君士坦丁也就在军旗、盔甲、兵器、盾牌上是刻上这个记号。
战斗当天,君士坦丁与马克森提的军队作战的时候,正如当日摩西所经历的一样“法老的车辆、军兵,耶和华已抛在海中,他特选的军长都沉于红海。深水淹没他们”(出15:4-5)。马克森提在战前也作了很好的准备,他在台伯河上建了浮桥以备后路,俗话说:“两军相敌勇者胜。”而君士坦丁的军队靠着异象,信心倍增,所以作战时异常勇敢。而当马克森提战败逃回来的时候,浮桥突然断裂,他这个邪恶的刽子手首先掉到河里,君士坦丁的军队大败马克森提,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他和其跟随者就高唱当日摩西所唱的歌:“我们要向耶和华歌唱,因他大大战胜,将马和骑马的投在海中。耶和华是我的力量,我的诗歌,也成了我的拯救。主啊,众神中有谁像你?有谁像你在圣徒中得到荣耀,在颂赞中得到敬畏,广行奇迹?”
得到胜利的君士坦丁向上帝献上赞美,他也在一片欢呼声中凯旋地进入罗马城,所有的人们,包括元老院成员、上层的贵族、妇女甚至是孩童都上到街上夹道欢迎。君士坦丁并未把荣耀归给自己,他下令把一尊救主受难像安放在罗马最为繁华的地方,其上写到:“以此拯救的标记、英勇的真实凭据,我从暴君的重轭下拯救并解放了你们的城市。他也释放了罗马的元老院成员和民众,并恢复了他们祖先的名誉与荣光。”将两位暴君马克森提(西部的)和马克西敏(东部的)处以极刑。
有人认为君士坦丁的归信完全是一种政治需要,而非真正地降服在上帝的大能之下,为什么这样说呢?1.在君士坦丁的身上依然有很多异教的思想,他经常参加异教的祭祀活动。同时他权利欲很强,脾气也非常暴躁,他善于玩弄权术、甚至为了达到目的不惜痛下杀手,而且他一直保留他的大祭司的头衔。2.罗马帝国一直奉行君主专制(寡头政治)的制度,这与多神主义的宗教思想是很难协调的。专制的君主除了借政治军事权力荡平群雄之外,同时还要为长期保有这种绝对崇高的权力,因此要赋予自己某种超越的、神圣的理由,也就是所谓的“君权神授”,这是各国统治者习惯用的手段,不论古今中外都是。而“君权神授”又必须以一神论作为基础。所以从2世纪开始,罗马的君主就开始寻觅一位全能至高的上帝。经过多次权衡,最终选择了基督教,从而扭转了希罗文化长期以来所信奉的多神主义。
法国的历史学家杜斯利(Par Alain Ducelliar)曾说:“君士坦丁之所以接受基督教,乃是数世纪以来罗马君主寻求一神宗教的终点。君士坦丁选择了基督教作为保卫君主制度的神圣理论,确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思想”。3.到了第三世纪,罗马的传统文化与宗教已经疲软无力,无法再为罗马社会提供任何发展的动力。之前的德修皇帝和戴克里先,都曾想通过复兴异教来实现复兴罗马帝国的梦想。但是都以失败而告终,而君士坦丁相信以基督教为基础才能最好的实现这个目标。罗马的贵族和普通民众也都认为社会必须要注入新的元素,才能摆脱现在的窘况。基督教作为一种新兴宗教,正好为复兴罗马帝国提供所需的文化动力。所以,君士坦丁完全是出于政治的目的才批准基督教的合法地位的。
君士坦丁的归信对于基督教的影响是十分深远的,君士坦丁大帝取得西罗马帝国的统治权之后,他的所作所为,表明在他心中的确存着对于上帝的敬畏之心,1.他公开表示喜欢基督教信仰,并颁布“米兰敕令”;2.他允许基督徒神职人员和异教祭司一样享有免税权,当时帝国境内,大约有1800名主教,可以和其他的神职人员一样得到免税、免服兵役等;3.他废除了十字架的死刑;4.他终止以格斗的方式惩罚罪犯;5.他将礼拜天定位公共假日;6.他出钱发行圣经、而且重建教堂并且将皇宫赐给罗马主教作为主教座堂;7.将一大笔公款拨给教会来做作为慈善基金,并且教会可以接受遗产;8.他将基督教的理念付诸实践,他不仅公开他的基督教信仰而且将自己的儿女都培养成为基督徒。虽然他直到337年去世之前才接受尼克米迪亚主教的优西比乌的洗礼,但是在他受洗之后拒绝再穿皇袍,而是一直到死都穿着受洗的白色的袍子;9.他在他执政时候发行的钱币上刻有P X αω;(意思就是说基督既是创始也是成终的主宰)10.他在立法上要求保护儿童、保护社会的弱势群体;(包括农民、奴隶甚至是囚犯,在316年颁布法令禁止在囚犯的脸上刻字,表示对他们人格的尊重,因为人是按照上帝的形象造的,所以不应该侮辱他们。为欧洲从奴隶社会过渡到封建社会起到重要的作用,因此被称为“千古一帝”。)11.将全国划分为4个行政区,并且实行行省和军政的改革,加强了中央的集权,从而稳定统治的地位。重要的是将帝国的首都移到拜占庭,这个地方是黑海与地中海之间的水道,是天然的理想港口,也是沟通欧亚两大洲的重要的交通枢纽。当西罗马帝国被野蛮人占领之后,君士坦丁堡作为帝国首都,让古罗马的政治与文化遗产又存活了一千年。后来人们为了纪念他就将其改为君士坦丁堡,1930年土耳其人才将其改为伊斯坦布尔。在君士坦丁执政之后,教会与国家的关系极为融洽,教会终于迎来了光明的曙光,人们工作六日之后,周日可以到教堂来朝见神。
君士坦丁不仅承认基督徒身份,而且将自己的恩赐和能力为主所用,就像皇后以斯帖一样,得了皇后的位份,乃是为了现今的机会。(斯4:14)所以这也给我们今天的每一个人一个启发,我们不论做什么,不论你多么有能力、权势、金钱、地位等等都要存着一颗为主而作的心,这样才能得到上帝的祝福和喜悦。著名的布道家解经家钟马田牧师在他没有全身奉献的时候是久负盛名的圣巴多罗买医学院的学生,就在这里他一直参加一个叫菲利斯医生的主日学,后来毅然放弃这些地位,并最终成为20世纪伟大的布道家和属灵伟人。君士坦丁将一个受排挤、受逼迫、非法的群体的基督教强行推入公共的生活,并最终成为西方社会的主导思想。所以优西比乌将君士坦丁当作最优秀的统治者。从此以后,基督徒面临着全新的使命,公开的聚会、布道,帝国提供良好的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等方面条件,很多人因此认为这就是上帝给予罗马帝国的天职,将福音传遍天下,全世界归信马上就要来临,当教会拥有各种特殊条件的同时,各种不同背景的人也统统加入教会,所以又导致教会鱼龙混杂、很多人滥竽充数。所以教会一方面滋生出腐败的现象,另一方面带来信仰的肤浅,以及很多异教的迷信充斥其中。

君士坦丁大帝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