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刊信仰】石爻:我重生了

石爻:我重生了 石爻: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先后担任山西电视台综艺栏目《五彩缤纷》和中央电视台《佳片有约》主持人。因常以一头不加修饰的秀发,以及朴素清爽的衣着出现在观众面前,因…

石爻:我重生了
石爻: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先后担任山西电视台综艺栏目《五彩缤纷》和中央电视台《佳片有约》主持人。因常以一头不加修饰的秀发,以及朴素清爽的衣着出现在观众面前,因而被称为“ 学生明星”。先后主演过多部电视剧。曾荣获山西省首届“美在中都”选美大奖赛冠军。代表作品有《当代风流》、《离婚驿站》、《豪门寡妇》等。她2010年在华鼎奖获“老百姓最喜爱的影视明星”,她把信佛的母亲带去参加某特会,结束后母亲已决志信耶稣。
石爻姐妹受洗见证
2010年8月8日是石爻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她在温哥华美丽的班森湖畔接受洗礼,从此她正式归入主耶稣的门下,成为一名基督徒。信主后的石姊妹生命发生很大的转变,对主充满了感恩,过着喜乐与平安的人生。
2010年11月21日清晨,身在加拿大的石爻姊妹接到国内打来的紧急电话,电话那头向她传来一个好消息,由她主演的电视连续剧《一路格桑花》,凭借“郭红”这一角色得了本年度最受观众喜爱的女演员奖。
“感谢上帝!”这是石姊妹得知自己获奖后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更是她爱主的真情流露。在她看来,“这是来自上帝的奖。感谢全能的上帝的祝福!!”
日前,石爻姊妹在她的个人博客中把自己信主的生命见证与海内外众多网友分享,石姊妹的见证感情真挚,字里行间流露出对主的爱,令人难忘。在此,本报特从石姊妹的博客中将她的见证文章转载,与众弟兄姊妹分享。
石爻在《滇西往事》演吸毒者逼真演出剧照
早年的记忆
最早,关于教堂的记忆,是在很小的时候跟随姥姥去村子里的教堂作礼拜。记得姥姥迈着她的小脚步,(封建礼教时期,姥姥被裹脚,解放后放开)拉着我的手,走出家里的大院子,下了台阶,又绕了好几道弯,走到一座青砖破瓦的尖顶房子,里边便响起“我们是快乐人,我们是快乐人!……”参差不齐,略有些苍老的歌声,还有人一直跪着在祷告,那便是教堂了。姥姥说,她信的是耶稣,我不知道耶稣是谁,只管被她拉着去,拉着回来。
妈妈姊妹四个,排行老小,姥姥常年跟随妈妈,被妈妈“霸占”,从不给别人尽孝的机会。想到姥姥,一幅永远的画面:她身材矮小,倚着手杖站着,并用两个胳膊肘跋在自己房间的窗台上,戴着花镜在看《圣经》上密密麻麻的小字,念念有词。我常常取笑她:“姥姥你认识字吗?看得懂吗?”她不回头,点点头。我来劲,过去搂着她继续说:“你说你天天看,你知道怎么回事吗?瞎信什么呀!”姥姥慢条斯理地回头说,“你看,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能吃能喝,不吃药,不打针,那不都得感谢主嘛!”……感谢?感谢主?
今天,这一切有了答案。原来,姥姥最平实的一句话道出了信主的真谛。难怪,餐桌边的墙上,几十年来一直张贴着一副字:神爱世人。后来,我问过妈妈,妈妈说,姥姥认识的字只有数得清的几个……
一个月前,姥姥安详地走了。享年,97岁。叶落归根,按照村子里的讲究,土葬前,在舅舅家的大院子里摆放七天,祭奠的人骆绎不绝,酷热的夏季,老人家的身上没有一丝味道。村里人议论说,老人家真是好!年轻的时候就处处爱帮助别人,自己却从不麻烦人,走了也没给任何人带来任何不合适。入土为安后,天空下起了小雨点,洒落在坟头……姥姥一生蒙受主的恩福,回归到天国更喜乐的地方。
石爻与妈妈亲密留影
我有一位朋友,被大家尊称为“先生”。“先生”,意同:鲁迅先生笔下的“私塾先生”,意在:博学,可为师。03年非典过后的一天,“先生”约请我陪同参加一个聚会。非典了,还聚会?既为良师益友,无拒绝之理,勉强前去。一进门,满场的热情簇拥扑面而来,方知,“先生”是这里最受欢迎的人,时常布道论经。稍事寒暄,钢琴伴奏响起,几十个人拉起手围成圈合唱“赞美诗”,不知所措的我,懵懵懂懂混在其中,礼貌似的哼哼响应,职业式的微笑着……
未曾想,那一首首曲子好似一股股清泉,瞬间沁入我的心田,无比清澈、酣畅。原来,这些曲目,好似我生命中最原始的旋律,霎那间苏醒了!每一首我都会唱,每一段音乐我都熟悉……我的眼泪喷涌而出,怎么了?我唱着,哽咽着,发生了什么?……失态了!一向自尊心极强,永远秉承自己规范自己的我怎么了?我再也控制不住,忽然想要钻到那个乳白色的地毯下面,或迅速“逃离”现场……我恨这位“好好先生”居然带我来这个陌生的地方,在陌生的人面前这般难堪!此刻,我又想要冲到对面的他怀里,要么,痛哭一场,要么,掩饰一下,一想,“男女授受不亲”,作罢。音乐在继续,我的肩膀被一只只手握起来,有人递来了纸巾,接着还有人,把我拥在了怀里……
数日后,家里多了一张梅尔?吉普森导演的《耶稣受难记》。秋日的一个夜晚,我独自在家百无聊赖,把它塞进了盘片机,好奇地想要看看这位出演《勇敢的心》的天才影星,做导演会是什么样?
当看到罗马军队和出卖耶稣的犹太人将耶稣推向各各他,要将他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我泣不成声,嚎啕大哭,不能不忍再看下去……三个小时左右的片子结束,已近深夜,我拿起手机,写下短信:“今夜,我有幸看过了《耶稣受难记》,泪流满面,无法自抑,我似乎感觉到了上帝的召唤,是一种无形而强有力的力量,我要永远追随上帝走……”我同时发给“先生”和一位从美国归来的信主的朋友。第二天,他们起床后第一时间打来了电话,欣喜雀跃!
2010年,是我人生中,最痛心的一年。从小带我长大的奶奶和姥姥,连续在两个月内离开了人世……奶奶一直称我是她的“眼睛”。因为,人的身体中眼睛最珍贵。家中我独女,奶奶宠我,方圆十里皆知,并常常跟姥姥示威,声称,我对她的爱更多一些。因此,她们老了后我孝敬她更会多一些。当我赚到第一笔演出费后,我就开始每月给奶奶“发工资”,那一刻,我很有成就感,因为她乐得开怀。当奶奶把钱东藏西揶,最终自己都找不到后,就犯急,自言自语……我便知趣地找个理由迅速走开。每每此刻,我心里掠过一丝疑问,让姥姥更开心的那个人是谁?为什么奶奶不也去找找他?……
我看望奶奶离开后刚刚两天,奶奶驾鹤仙去。我晓得,之所以选择那一刻,当念及我往日孝心,不愿使我哀至伤神……
事后,我拿起电话,要把这个消息告诉从小看我长大的“干爸爸”王伯伯,也要问候他最近各方面好不好,沈阿姨接起电话:“怕你伤心,所以一直没敢说,你伯伯三个月前走了。我的家没了,现在,他的照片在哪里,哪里就成了我的家……”
我泪如雨下…… 没几天,一切,不等我来得及回过神,我的铁哥们儿,半小时前还和我通过电话,当天凌晨,我接到通知,他车祸身亡!我的心被撕裂!
十多天,我几乎没有吃饭,难以下咽。那段日子,一直陪我走来的雪姐心疼不已,看到她盛在我盘子里的一勺“海瓜子”,我的眼泪扑簌簌止不住往下流,那是他最爱吃的……
他比我年龄还小,孤儿,十几岁父母双亡,没上过几天学,刚刚过上好日子……我待他象待儿子一般,教他很多,比如,学会释怀,(他说不懂,我写给他看); 比如寻找快乐,快乐,聪明的人是会自己去找的 ; 比如宽容,给别人机会等于给自己机会;我给他力量,让他一步步坚强、有信心朝前走……他那么年轻,那么无助,对我那么尊重、信任!此刻,我愿意倾出我所有的财富去做交换,只要他,只要他能够“活着”!哪怕残疾都可以,我来养活!
儿时,经历了父母离异风暴那一幕之后,如今,我的世界再一次深深地塌陷了!为什么一次次将难题出给我,用彻骨的痛楚不间断地折磨我无助的心?我的家人本来就少,为什么接二连三把我的亲人夺去?一次又一次把灾难降临到我的头上?!不舍,深深的不舍,一直扎在我的心底,时刻充溢着我的眼眶……
那段日子,没有一个夜晚我可以入睡,闭上眼睛都是他们的样子,他们那么需要我,埋在那个地方,躺在那里,那么冰冷,没有人照顾他们……我的眼睛闭上,睁开,睁开再闭上,后来,干脆睁着,直到窗帘遮光布后的缝隙里透出一道深灰色,然后变成灰,浅灰,再变成白——天终于亮了……每晚如此。
死亡,在我的眼前接连发生,成为不可抗拒的一个个事实,我终于洞察到自身的微不足道、有限和无力。我再也无法敬畏生命,对生命,我只有恐惧,从未有过的恐惧!我忽然惧怕起死亡,觉得它随时随刻步步袭来!我不能一个人待着,不敢再去开车,过马路心里在发抖……我脑子里充满:“死神也会带我走……”。
闺蜜、朋友条条短信发来:“爻,此刻,我知道任何规劝你的话都是苍白的,还是希望你能够挺住!!”“斯人已逝,风将继续吹…”妈妈和挚爱亲朋的担忧让我不敢看他们的眼睛,不得不努力地保持微笑,清清嗓子后,用最平稳的语调跟他们说话,好让他们的心里觉得我没有那么痛…… 白天,黑夜,我感觉我的灵魂在漂泊……在死亡面前,我需要何等真实的安慰。
都说,必须换个环境,给心疗伤。 人的尽头,神的开始。我订了飞往温哥华的机票。在接机路上,张姐随意说起,第二天她去聚会。我追问,什么聚会?她说,基督徒。我不犹豫说,我要去!次日,时差没倒过来,我们来到阿岚小组参加家庭聚会。赞美诗唱起,我的眼泪默默地流……听说,8月8号是受洗日。面对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我的手慢慢举了起来,举得高高的……周日,我来到了朴素的中国福音教会母会。 一百余人的大聚会,祷告、唱诗、查经,每一个崇拜程序充盈着我,我感觉到的心在颤抖,当80多岁高龄的潘长老领祷前说道:“今天,有一位姊妹刚刚落地,就来到我们中间,并在8月8号决志受洗,请她站起来,… 也请大家一同站起来,让我们为她祷告”!……积蓄已久的压制在那一瞬间喷发而出,我无暇顾及其它,完全失去控制地扑入阿岚怀里,哭得痛不欲生、声嘶力竭……苦难在我的灵魂深处有不可解除的伤痛和无奈,无论再惊人的忍耐力我也已经无法再担当……
教会好似一个温馨的大家庭,真诚的笑脸,周到的关怀,我被很多人拥在了怀里,用手轻轻拍拍肩膀,我感到温暖,为之动容。那一夜,睡了个好觉,沉沉的。久违了,好久没有这样睡着过……第二个周日,如约而至。崇拜散会,潘长老和潘伯母向我走来,两双苍老的手拉起我的手,要带我再一次做决志祷告。当三双原本远隔重洋的手紧紧扣在一起时,我声泪俱下,仍旧不能自抑,泣不成声,嚎啕不止……浩瀚宇宙中,我这样一个渺小微弱的生命,满腔的委屈无法诉说,满怀的苦难无法排解,我竭尽全力地想要祈求帮助,祈求制造天地万物的造物主带我爬出一幕幕心肠俱碎的记忆,融化我内心的坚冰,让澄澈的清泉流淌,用灯火照亮我前方的路……
感谢主!教会回来后,我又睡了个沉沉的好觉。清晨起来,当我卷起百叶窗,沁人心脾的空气弥漫进来,那一刻,“阿爸父神,感谢你!这个早晨,让我平安的、健康的活着……我是你的女儿。”我祷告。我记住了《圣经》里的吩咐:常常喜乐,不住的祷告,时时感恩。
窗外,阳光普照,暖融融的。我双手抱住了肩头,心里踏踏实实…… 对了,前面提到的那位“先生”,在这里,要感谢他,引领丢失了的女儿回到她的家。更要感谢主,一切一切,源自于您的美意。假如有一天死亡,也请带我回天国吧――那是我们的家,那里亲人相聚,鲜花烂漫……
今天,我受洗,终于归向主
今天,温哥华 8月8号,是我人生中最重要、最值得纪念的的一天!美丽的班森湖畔,加拿大中国福音教会23名兄弟姊妹受洗。感谢主的看顾!神圣的日子,我充满感恩,愿在余下的日子里,脚踏实地,充满感恩、喜乐的活着。
耶稣基督时时眷顾我,守护我,给我的已超出我的所求,我将未来的盼望和梦想全然交托,主的圣灵引导我……一切交托在神的手中,我变得更加、从容坦然,不完美的我因着完美的耶稣基督,未来我将行走在神的旨意里,得以完全。
我拿到教会送的受洗证书和中英文对照《圣经》,充满感恩、充满喜乐。思想了神的大能,我愿意接受耶稣基督的救赎,日日祈祷,感恩和充满盼望的活出神的生命!
百度娱乐讯近年来,不少艺人热情投身公益事业,有的为贫困母亲谋求更多保障,有的为孩子们的教育问题不遗余力,还有的艺人则为流浪动物撑起一片天空。大家纷纷身体力行,为公益事业贡献自己的能量。优雅女人石爻一直热心公益事业,但是从不张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传达爱心。
五月份汶川地震发生后,石爻就希望能够尽己所能为灾区人民多做些实事儿,毅然投身国内首部纪实性报道剧《我在现场》剧组,亲赴绵竹,什邡,红白镇,安县等地震受灾最严重的地方,并且把自己的全部片酬捐献给地震灾区,希望可以带给受灾群众更多的温暖。秋天,石爻拍摄了内地首部环保题材影片《喜临门》,聚焦改革开放三十年新农业、新农村、新农民建设问题,情节独特、耳目一新。目前,石爻正在山西晋中拍摄电视剧《大河风歌》,这部戏把视角对准了农村留守儿童这一社会现象,并且将保护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主题融入剧集当中,是一部集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于一体的音乐电视剧。
石爻近期拍摄的电影、电视剧从关爱受灾同胞,到关注环保,再到关爱留守儿童及传承民族文化,题材丰富、种类多样,从不同角度倡导公众对社会现实题材的关注。石爻为人低调谦和,在浮躁的娱乐圈优雅前行,用自己的行动传达爱心,为多项公益事业尽心尽力。
扶持新人成长 关注名家作品
关于投稿

上刊模式
读者支持
人气上刊
积极奉献
点赞上刊
编辑部选稿
微刊优选
评委推荐
优质上刊
新诗刊纸刊微刊同步展示
主 编:崔万福
编 辑:苏 苏
新诗刊平台收稿:新诗 古体 散文诗 散文 杂文 随笔
主编邮箱:[email protected]
收稿提示:没有在其他公众号发过的优秀诗歌及文章
本期编辑:苏 苏 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时,作品不少于8首,照片不少于3张,附带个人简介。须知:来稿在平台推出(无稿费),纸刊选稿在平台。入选后有样刊薄酬。新诗刊合作联系微信号:sxszxsk山西诗歌委员会朔州分会 主管
朔州作协《新诗刊》杂志 主办
新诗刊力推新人 汇聚名家
打造诗歌优秀刊物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