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振鹤:汉语要突出外来语的重围 | 社会科学报

点击上方“社会科学报”关注我们汉语编者按:20世纪30年代,上海著名的文化界人士发起“大众语”和“拉丁化新文字”运动,但是,汉语拼音化的努力没有成功,靠世界语一统天下的理想也日渐式…

点击上方“社会科学报”关注我们
汉语
编者按:20世纪30年代,上海著名的文化界人士发起“大众语”和“拉丁化新文字”运动,但是,汉语拼音化的努力没有成功,靠世界语一统天下的理想也日渐式微。
随着英语在世界范围内对各种“弱势语言”的“入侵”,保卫本国语言成为一个重要课题。法、俄等国纷纷借用法律和行政的力量保护本国语言,那么,汉语的“纯洁”该如何维护?
当代中国正处于全面开放的重要关口,从经济领域到文化领域,一系列的变迁证明了新时代的到来。文化界对于语言纯洁性问题的关注,透露出新的世纪文化的若干信号。
原文 :《断文识字与语言的纯洁性》
作者 |复旦大学 周振鹤
图片 |网络
任何语言都应该主张开放的纯洁性,每种语言都在发展的过程中,不开放的语言是死的语言。现在急迫的问题还不是纯洁语言的问题,恐怕要下降到如何识字、如何增长知识的问题。电视字幕错误率惊人,有时简直不知所云,去年的《铁齿铜牙纪晓岚》就是如此。更有甚者,中央台的主持人居然会把夏丏(mian)尊读成夏丐(gai)尊,真正连字都不识了。夏丏尊并非无名之辈,中央台的主持人也非寻常打字工可比,这样的错误不得不让我们把问题的起点降低。整个社会对文字的认知程度不高,已经影响到汉语的文学性表达。
识字之后才可以谈到语言的纯洁性。所谓纯洁性,应该指不使用错别字,不生造谁也不懂的词语,不乱改中国几千年来形成的有典故的成语。至于在中文里夹杂外文字母,还不算太大的毛病。中文一直都在吸收、整合外来语,从晚明以来,西方文化对中国文化逐渐显示其影响力,19世纪以后,这种影响更加深入,于是汉语词汇中融入了许多外来语。一些人认为造成中国语言困境的原因在于汉语大量接受外来词汇及语法。确实,中文中有许多欧化的句式,外来语词越来越多,但这不会使我国语言丧失本源。中国是一个文化大国,不会出现像日本过去那样根本上采用外来文字以及今天将外来词语纯粹音译的情况。中国人会想办法,会以意译为主,逐渐将外来语中国化,对这一点我是乐观的。中国的语言历来是兼容并包的,晚清民初的情况比现在更不纯洁。譬如说“经济”一词原来是经世济民的意思,与政治的意思相近,但日本人拿这个词来翻译economy,却变成是与金钱有关系了,试想我们如果为了语言的纯洁性,将这个词的今义去掉,而恢复其原意,我们现在还能讲话吗?今天在一般性的文章中出现的许多英文简写形式如WTO,如APEC,虽然令人不快,但也有其方便之处,不可能一下子弃之不用,但相信今后会有中文的简化形式来代替它,实在不行还可以用音译。
将来汉语的发展与过去一样,需要吸收其他语言的精华,在开放中求发展,最终达到开放中的纯洁,纯洁而不影响开放。语言的绝对纯洁与纯粹是不存在的,即使我上面提到的以“三不”来保持其纯洁性也不是绝对的,因为只要约定俗成,有时会改变语言的使用场合。我现在比较焦急的倒是在报纸上看到“昨日黄花”这样的成语,因为这样写的人是文化水准有问题,他以为明日黄花是错的,只有昨日黄花才能形容过时的事物。多认字,多认识自己的文化,多吸收外来的优秀文明而不生吞活剥,只要这样,就不但能保持语言的纯洁,而且还能促进它的发展。
文章原载于思想的力量——《社会科学报》十年精粹学术卷,未经允许禁止转载,文中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拓展阅读
王晓华:汉语正在生病 | 社会科学报
汉语亟需一场“革命”,真正成为民族的“精神家园” | 社会科学报
社会科学报
做优质的思想产品
www.shekebao.com.cn
长按二维码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