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回忆录(成长回忆录)

成长回忆录      大海子村位于西府一个县城的西南边缘,村里的房屋沿着一条石板铺成的灌溉渠南北分布,东西能扯三里远。这条灌溉渠的源头是70年代人力修…

成长回忆录
      大海子村位于西府一个县城的西南边缘,村里的房屋沿着一条石板铺成的灌溉渠南北分布,东西能扯三里远。这条灌溉渠的源头是70年代人力修建的冯家山水库。水库经管着宝鸡渭北一大片区域的农业灌溉,造福万千。一路蜿蜒的灌溉渠横穿了十几个大大小小的村庄,渠里的水量随季节的变化从未有过干涸,它静静地目睹着两岸人们的几十年变迁,从不言语,当地的人都亲切地称之为“大渠”。大海子村子中间就被这条大渠深深地隔开,渠北是塬,世代居住在这人很自然地将塬刨成了前低后高四五排庄基地,每排掏出一个接一个高大的窑洞,从塬顶的崖背挖出来几条阔气的土路又纵向连接着渠边的大路和大桥。渠南是平整的公分地,零星几家新批的庄基地,新盖的房子都是砖瓦结构的平房,红红的大头门面渠而立。渠南渠北,生活东西,都在这变迁。
      
      腊月时候,这天还没有亮,远处东方的塬间天色麻麻着,少东家的院子里面已经有灯亮起了。少东家在渠北最后一排,家里有两口窑,生产队的时候家里就这两口窑一家老小都在这里生活。有少东的时候已经97年了,少东的大伯成家的时候,家里在窑外又盖了两列平房,一边三间,各有两个盘炕的房和一间厨房。大伯占一列,少东的父亲占另一列。少东父亲把门咯吱一声打开,从西边的一间房子出来,边走边扣扣子。出了大门右拐蹲进了隔壁家的后院。往往这个时候就是少东父亲每天上后院的时间,上后院的时候点一根软猴是必不可少的。而今天起来也是因为有另一件事。同组的西头孔家崖郝老大他老爸前两天老百年了,今天刚是第一天待客的时候,同组的人都要去帮忙。村子本身就不大,同组的人打小就认识,再说碰到这种事肯定是要过去的,农村人都懂红事上不去帮忙多半可以应付过去,但是白事就不行了,因为谁都有见马克思的一天。想到这里少东的父亲就把软猴烟把一撇顺手从旁边的核圾堆里拣了个摸起来舒服的核圾,匆匆了事,起身向渠边的大路走去。

成长回忆录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