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傻子:这几年我是怎么会不喜欢贺卫方的?

一个诗人写文章,那是因为诗歌太弱,看的人太少,不能与社会互通。我的文章未必高妙,字字出自本心。您阅后如果觉得有几分道理,先关注点击标题下写诗的陈傻子再请分享您的朋友。作为个体,嗓音…

一个诗人写文章,那是因为诗歌太弱,看的人太少,不能与社会互通。我的文章未必高妙,字字出自本心。您阅后如果觉得有几分道理,先关注点击标题下写诗的陈傻子再请分享您的朋友。作为个体,嗓音微弱,但合起来就是一座山峦,一片海洋。谢谢您的支持和大义。(陈傻子)

关注贺卫方,或者说喜欢这个人,看重这个人,是在10年前薄王主政重庆搞“黑打”,贺写了封公开信给重庆,对这种运动式“黑打”提出批评和质疑。
这封信,让贺的形象高大了起来,当时写这封信要冒风险,多少人因这封信对他尊敬和敬佩,也从此确立了他公共知识分子比较靠前的位置。
他当时也确实是有胆魄。我看他的书法也不错。
这几年,我就不怎么喜欢他了,也不关注他了,他也确实没什么让我关注的东西了。
为什么呢?
听我简要地说一下。
我的朋友圈有一个他的密友,那几年,这个密友三天两头发照片,照片上都是他和贺等人在北京的酒楼、上海的酒楼宴会喝酒。照片上的贺,脸色红彤彤的,喜气洋洋,一看就知道很能喝酒,喝了不少酒。
他们去的酒楼都是高档酒楼,桌上的酒都是名牌酒,高价酒。
我并不反感偶尔去这些地方,人家能消费,我也能消费;我反感的是,像贺这样一个知名的公共知识分子,经常去,三天两头去这样的地方。
不是我古板。一个知名的公共知识分子,应该有自己孤傲的自身形象,不能说,天天仰望星空,在书房里阅读思考写作徘徊,心系天下,心系民生,但绝不应该常常流连在歌楼酒肆当中,把生命泡在酒杯里,把思考荒废在空洞热闹的喧哗中,把勇气和才华挥霍在漫无边际、不着四六的欢声笑语里。
这样的知识分子,他应该是孤独的,他也应该是苦闷的,他更应该是坚定的,他不应该在灯红酒绿当中非常的热闹和享受。
别人可以喝啊,玩啊,闹啊,你不行,你对自己就应该有很高的要求,你不应该和别人一样。
在我认为,一个知名的公共知识分子,就不应该在人多的热闹的喧哗的地方经常反复出现。
为此,我感到很不喜。
我认为,一个公共知识分子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就在于他对社会的影响力,就在于他的思想和表达。而这几年,贺的思想和表达,我没有看到。基本上是无。
你看,这几年,对同是大学教授和伪教授的的孔、金、胡、张,他是一言不发;对李毅之流的精渣,他也是一言不发;对方方作家,他同样是一言不发。
今年上半年,多少人挺方方,更多人骂方方,他的一言不发,让我非常失望。因为,他说句话,不会让他丢掉饭碗,更不会给他带来灾难,但他沉默沉默沉默。硬是一个辟都不放,他已经深谙沉默是金了。
反而是更多的无名的自媒体作者,写文章,写诗歌,支持这个女作家,力挺这个女作家,我也写了好几篇小文,而他和很多知名的公共知识分子都失语了,他们成了他们过去反对过的犬儒一族。
作为一个公共知识分子应有的思考、担当、表达都看不到了。
所以,我即使和贺同在一个群里,我也从不加他为好友。我感到他身上作为一个公共知识分子的价值已经没有了。他的价值,还不如那些无名的用火一样的热情用最大的真诚去写作的自媒体作者。
还有一件事我也不喜,事情是这样的。我都实说,请谅解。
几年前,组团游学风盛,贺的几个朋友也组团去日本所谓游学。他是同行的专家之一。在朋友圈发消息,让大家报名和缴费。我本也想去,但一看,那个费用之高让我乍舌。
因为有他这块金字招牌,费用高得离谱。
我当时就想,他一定也在当中分成了。分成是应该的,但过高的金额不应该。那就失去组织这次游学的意义了,那不是游学,而是一次商业策划。
后来我一看,果然,去日本的团,没几个人。他们本来会想,凭贺老师的金字招牌,一路同行并讲解,一定报名者踊跃,事实并非如此。
我后来就想,贺卫方怎么变化到这个样子了,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做什么?这样的高价游学你就不要再挤在当中了。确实有辱你自身形象。
对他们这些已经成名的在公众中知名度很高的的知识分子,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很重要。洁身自好很重要。
当然,他在3年前就不喜欢川普,而我恰恰相反,我喜欢听这个倔老头的说话和演讲。他3年前对川普的评论见下图:

我想,我和贺卫方的的分歧还是他具有西方精英知识分子共有的政治正确,而我没有,这些年,我最反对的就是所谓的政治正确,打了我左脸,伸出右脸给你打。他认为,一个总统的言行做派就是要像克林顿或者希拉里这样子的,而我认为不像传统的总统样子的川普也很不错。他认为,建美墨边境墙,阻止非法移民是种族歧视,对贫穷落后地区的人不公,而我认为建美墨边境墙很应该、很必要,可以减少很多犯罪和毒品运输。我们的分歧应该很多,不细说了。
总之,我主张对世界上的恐怖组织点燃地狱火会更好,而他们大慈大悲的政治正确精英们要点燃红蜡烛不伤害无辜会更人道,请看下图——

上面就是我这几年不喜贺卫方的几个原因。纯属个人喜好,不影响你的偏爱。即使川普大选下台不做总统了,我依然喜欢这个倔老头。喜川和喜拜,彼此很难改变,一吐为快而已。
我在想,这些精英们,这些教授们,这些财团们,这些白左媒体们,在象牙塔里呆的时间太长了,日子过得很优裕,已经不太分得清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了。
贺老师,最后,我还是希望你不要多去酒楼,不要喝得面红耳赤,这些灯红酒绿的场所,真地不适合你。去的越多,你丢掉的自身价值就越多。还有,该表达时还是要表达,你毕竟不是我们普通人,你是知名的公告知识分子啊,你有使命在身,你不能自己缝上自己的嘴巴。88。
请看我几篇写川普的小文:陈傻子:民众向着拜登大笑、虚伪的白左
陈傻子:川粉和拜粉很难改变,中间地带很难改变
陈傻子:关心美国不影响关心自己!选择伪君子同样是美国一部分人的人性弱点
陈傻子:金毛狮也是人
微信最新修改了推送规则,没有经常点“在看”的,会慢慢的收不到推送。为不影响您对我文章和诗歌的阅读,请您每次看完后点击下面的“在看”。谢谢。
分享,点赞,点在看
告诉更多人
往日好文章选读陈傻子:李咏不是死于癌症,而是死于压抑平庸乏味,再对李咏之死谈谈我并不深刻的想法陈傻子:我想写写上海张文宏教授陈傻子:和张文宏、陈佩斯一样,我也是个干净的人陈傻子:我和卢克文的差距——一个满嘴含蜜,一个满嘴沧桑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可关注公众号,谢谢您。
陈傻子诗话:我在岸上,不能忘记在水里的人;我在光明处,不能忘记在黑夜里的人;我在欢笑处,不能忘记哭泣悲伤的人;我在鲜花处,不能忘记还被荆棘扎脚的人。
陈傻子,原江苏篮球队运动员,独立诗人,努力写真话分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