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颍州文学.散文】朱寿江||难忘的麦秸垛

点 击 “颍 州 文学” 关 注 我 们 吧!2020190期 总第190期难忘的麦秸垛文/朱寿江眼下正是家乡麦收时节,看到麦秸触景生情想到麦秸垛。童年时,生产队那热火朝天收割麦子…

点 击 “颍 州 文学” 关 注 我 们 吧!2020190期 总第190期
难忘的麦秸垛
文/朱寿江
眼下正是家乡麦收时节,看到麦秸触景生情想到麦秸垛。童年时,生产队那热火朝天收割麦子的场面,特别是收割打碾后,把干燥黄亮的麦草秸,垒成一排排像房屋,像小山丘状的麦秸垛。麦秸垛,对于我这样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农村人来说,十分熟悉也很亲切,像一部清晰的记录片,浮现在我眼前……草垛多形如粗犷的汉子。堆一座好的草垛,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要先把麦秸摊开晒干,让每一根草上都沾满阳光的气息。女人用桑木杈叉住一捆,往上一甩,男人则蹲在上面稳稳地接住,这样一层层叠起来,麦秸要一边往上垛,一边不停地踩实,最后覆盖上草帘,勒上长草绳才算完成。堆草垛很讲究。麦秸垛的顶上有时还要抹上厚厚的一层麦秸泥,是为了防止雨水使麦秸垛受潮而发生沤烂。好的草垛,能在风雨中站立好几年。那个时候,村子里家家都有一个堆得高高的麦秸垛,生活离不开它。从草垛上扯一把麦秸,当作“引火儿”扔进灶膛,很快炊烟四起,小院里飘出香味儿。每年春末初夏,老母鸡开始生蛋了,母亲便从草垛上撕下一大把松软的麦秸,细细地铺在院子拐角的鸡窝里,这样每天都能在草窝里捡到四五个鸡蛋。冬天下雪的日子,猪圈里也要铺上一层厚厚的麦秸,寒冷的冬夜里,几只猪偎在温暖的草窝里呼呼大睡,似乎梦里也有香甜的麦香。丰满的草垛会渐渐变形,因为每天要去抽些麦秸烧锅做饭,或把麦秸用铡刀垛碎拌上饲料喂牲畜,渐渐草垛的腰身变得苗条了,中间空着。有时会在草垛里异外发现一个窝,窝里卧着几只鸡蛋,让人格外惊喜,仿佛是天赐,那是走失的老母鸡下的蛋。记忆里,我和小伙伴们时常会爬上草垛打耍一番,打累了会四仰八叉地躺在上面晒太阳,懒懒的,暖暖的。有时会躲到草垛里捉迷藏,扒一个窝,用麦秸盖上自己,小伙伴们很难发现。有时藏着藏着就睡着了,害得大人扯着喉咙呼喊。特别是有一次在草垛里差点酿成大祸,至今仍触目惊心。那一年我十二岁,念初一放暑假时,一个月高风静天气炎热的夜晚,我和几个小伙伴来到生产队公场旁荷花塘里洗澡纳凉,洗好后来到公场,公场上堆着几个似山的麦秸垛,我们就在靠塘边一个草垛旁抓把麦秸铺垫在地上坐下来,天南海北胡侃起来,其中一个比我大两岁的叫柱子的同学,在短裤里掏出七分钱一包“丰收”牌香烟,递给我们每人一枝,划火柴时一不小心点着了干燥的麦草,顿时火势越来越大,我们被吓惊住了,生产队看场的大伯从公房里跑出来高声呼喊救火,公场在村庄边,村里人有的拿水桶,有的拿脸盆朝公场赶来,我们一看大事不好,掉头就跳到荷塘里去了,用荷叶藏住头脸。火很快被扑灭了,没造成什么损失,听见队长发脾气大声质问看场的大伯这火怎么燃着的,看场大伯吱吱呜呜也说不清楚,我们躲在荷花塘里不敢吭声,等村里人离开后,我们几个才悄悄从荷花塘上来溜回家。如今那些趣事已淡成电影里的画面,那无忧无虑的童年和淡淡的草香,时常弥漫在梦中。那时候,村里的年轻人谈恋爱,不像现在的人这样开放自由,去马路、公园、酒吧、茶馆等地。那麦草垛的地方,就成了那个年代,年轻男女谈情说爱的好地方。天亮或天黑,两个人相约偷偷地去麦草垛那里。相偎卿卿我我,说着悄悄话,看日出,看月圆,数星星……草垛除了作为做饭烧水的燃料之外,村人还会把成色质量较好的草料铺在冬天的床板上,然后再加上棉被,这样的床褥柔软透气,既可以弥补棉被太薄的不足,又能够起到保暖的作用,而且每年都可以翻新。草垛的麦秸也可作秋冬季节耕牛饲料,那时每个生产队都有四五头耕牛,生产队派班到每户轮流去牛棚里喂牛,轮到我家时,有时我陪母亲一道去喂牛,头天晚上先从生产队保管员手里领到棉籽饼和草包,棉籽饼拿回家后先捣碎再用热水泡软,然后捞上来沥干,第二天天不亮就要到牛棚里用草包夹着饼料开始喂牛。每当我看见牛儿大口大口地吞食这些金黄色的秸秆时,我总会想起鲁迅先生说过的那句:“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而家乡的耕牛们可以形容为:“吃的是干草,出的是力气”。随着时代的发展,如今的农家,很多做饭和城里一样用了燃气灶和电磁炉,麦秸等各种农作物的秸秆都被丢弃了,有的干脆在田间放火烧掉,现在为了环保,政府不允许在田间焚烧麦秸了,农家把麦秸或辗碎作青肥,或打成捆廉价送到发电厂经过处理作为燃料。那些没有了草垛的村庄,总觉像少了什么,总有一种挥不去的惆怅与失落。我们那个年代人心中的“麦秸垛”,已成历史,然而,它带给我们那代人的童乐童趣,将会终生记忆犹新!留在我脑海深处的记忆却永远也消失不了……
作者简介:朱寿江,笔名火枫一叶,安徽和县人,中共党员,大学学历,安徽省散文随笔学会会员,马鞍山市作家协会会员。爱好文学、历史,关注时政,作品散见于《安徽日报》《神州》《散文百家》《鸭绿江》《作家天地》《参花》《唐山文学》《牡丹》《青年文学家》《青春岁月》《人文之友》《名家名作》《山海经》等报刊杂志,并数次获得期刊评比一等奖及杂志社颁发的荣誉证书。在全国多地网络平台上发表作品。

本期审核:肖龙 编辑:李支援
▼往期精彩回顾▼
【颍州文学】平台发布||《颍州文学》征稿须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