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寒冬闲叙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写在冬季2021-1-15一个人的山河岁月读书是一段赏美的行程寒冬叙事文/香袭书卷闲读,叙旧。人们用一种自己欢喜的方式,叙说着这个冬天。一年四季中,唯有冬…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写在冬季
2021-1-15
一个人的山河岁月
读书是一段赏美的行程
寒冬叙事
文/香袭书卷
闲读,叙旧。人们用一种自己欢喜的方式,叙说着这个冬天。
一年四季中,唯有冬天最闲。乡村的人们,地里的庄稼该收的收了,该种的种了。剩下的时日,那就是坐在暖阳下,话着家常。仔细听,无外乎是些家长里短的话,还有一些翻来覆去的旧事。
人,是喜欢叙旧的。“旧,久也。”能被拿出来常说的事物,都是经过时间沉淀的。旧事,旧物,旧人。某天在山间老屋遇一老人,她说:“旧年里,这些物件都是用来装粮食的。”老屋的墙边,堆放着一些破旧的器具。
能被称为“旧”的东西,几乎都与岁月有关。冬日午后,翻出一堆老照片。那时,手机的拍照功能还没有现在这么强大,我们只能选择用相机记录生活。照片里,留着许多旧人的身影。一部分人早就失去了联系,时间与距离,把彼此的生活拉得越来越远。

现在能聚在一起叙叙旧事的人,已经少之又少。一些人是有话也不能说,一些人是有话也不想说,而真正能够坐下来,好好说话的人,寥寥无几。
因为一句话,关注一个人。他说:“任何文艺,不解决什么,是让内心飞出小鸟。”这种句子,是我绕不过的喜爱。心底有自己的一片天空,这样的人足够抵御庸常。
在循环往复的日子,我们很容易被打磨成一个固定的模型,然后周而复始地重复。那只内心飞出的小鸟,才是真正的自己。倘若有人对我说:“一阵寒风,吹开了心中的一株野百合。”那么,我会选择坐下来,与她叙叙往事。
每个人都需要两间房屋,一间在现实中用来遮风挡雨,一间是在心里搭建凉棚。在日月里,邀请象村民一样,晒着太阳,说着旧事。也可以备一壶酒,斟几盅茶,放几枝花,与自己对饮。

冰心说:“一般说来,年轻时都会喜欢泰戈尔,而年纪大了,有了一段阅历之后,就会转向纪伯伦。”
寒冬闲读,读诗人纪伯伦的书。“一个石匠走上前说,给我们讲讲房屋。他回答说:在城墙内盖房之前,先用你的想象在郊外搭建凉棚。因为纵然你在黄昏有家可归,你心中那远途孤寂的流浪者,也该有个归宿。”
每个人都是生命中孤寂的流浪者,在寻找着自己的归宿。我把内心的归宿,安放在日月的写作中。沿路,还有一些人在苦苦寻觅着。
读书与叙旧,是相通的。在书上所遇,皆是旧人。他们用文字的形式,向我诉说。我以沉默而认真的阅读,来回应。

天气好时,我会站在乡民们的旁边,听他们说着什么。寒风来时,我把自己放置在一本书中,听书中的人,在讲着什么。
旧事里,听出了新意。乡民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都盖了新房。旧书中,读出了真知,读书人的字里行间添了生机。“让内心飞出小鸟。”是现实与诗意的结合。
古老的山村里,有着古老的故事在叙述。“旧年里,那些物件是用来装粮食用的。”老人指着屋角的一堆旧物,阳光从古照到今,季节循环往复。
“春诵,夏弦,秋学礼,冬读书。”自古就有的冬季,古人们总结出来,宜读书。书读百遍,其义自现。一个人的山河岁月,读书是一段赏美的行程。
人们在冬日暖阳下,读闲书,叙说旧年旧事。
写在冬季
推荐阅读:
散文:冬已暮
散文:腊月
散文:流光细影
散文集:《生生不息》
《生生不息》作者:香袭书卷
中国书籍出版社出版发行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文章原创,感谢分享!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