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5个成都年轻人的故事,可能也有你所经历的10年……

这世界快得有些离谱。当然,这并非什么惊世骇俗的观点,也毫无痛下决心改变之必要。时刻滚动的微博热搜、每天上线的3C用品、不断崛起又瞬间消逝的全民偶像……我们成了最健忘的一代:皮肉尚且…

这世界快得有些离谱。
当然,这并非什么惊世骇俗的观点,也毫无痛下决心改变之必要。时刻滚动的微博热搜、每天上线的3C用品、不断崛起又瞬间消逝的全民偶像……我们成了最健忘的一代:皮肉尚且新鲜,灵魂已然枯朽。
所幸的是,尽管是无心之举,但我们的确把一些人生记忆的片段,落在了这座时刻变换妆容的城市里。

你很难不去注意到徐迟和孙淼。
他们含情脉脉的四目相对已有些时候了,并非由于“人家想这样一辈子傻傻望着你”,这种头皮发麻的话只有深受费洛蒙蛊惑的热恋情人才说得出口。考虑到两人已经经历了10年的爱情长跑,你可以想象,这是场多么肃杀的对峙。
其实徐迟和孙淼不过是想等对方先给句话。
和所有用了10年光景打磨彼此的恋人一样,双方都感觉到了这样一个事实:自己早已经习惯对方,生活也由于步调的一致从炮火纷飞的战争年代终于来到平静宜人的瓦尔登湖畔。但是,问题来了,是应该更进一步,还是应该保持这10年难得修来的局面呢?
女生还有自己的担心,如果提结婚,却被男生一口回绝,那老娘的脸往哪儿搁。但徐迟又是那种闷骚男,半天憋不出几个屁。孙淼每次有意无意的提起,这孙子居然都可以用同样一个单音节语气词回应。
“嗯……吃吧。”
“我不饿。”
“那我喂你?”不由分说,徐迟已经把勺子塞了过去,一如他多年前一样。
“当初能把她追到手,你觉得我情商能低到哪儿?”1分半钟之后,当淼淼一口咬到那象征婚礼承诺的环形硬物继而泣不成声,徐迟的计划已然得手,开始喜不自胜地给我讲述这次事件中他所筹谋的剧本,和背后“感人肺腑的用意”。
原来,这家“满记甜品”,曾是两人最珍贵回忆的发生地:“淼淼爱吃甜食,当时成都只有新世界能吃到‘满记甜品’,所以我们每个周末都会来一次,逛街、然后来满记,这就像是那时候爱情里的某种仪式,光是想想,就充满期待。”
“那时穷嘛,所以每次都只会点一份,她说不饿,我就强势地拿勺喂她,可以说,分着吃甜品,是最美的回忆。”带着“能和自己的爱人能够每天吃甜品吃到撑”这个朴素的革命纲领,徐迟开始了这些年打了鸡血一样的奋斗历程。
“甜品能敞开吃了,却又担心起房子、车子,人生的目标会不知不觉中慢慢提高,以至于都快忘了这些愿望背后的初心是什么。”徐迟笑了,“不就是娶她吗?”所以,徐迟最终决定,要用这10年前的开场白,找回爱情本来的模样。

李曼,得益于这几年精英女性的形象通过大众媒体已深入人心,倒省去我不少描述的笔墨。果敢、独立、自信,无需借助任何一个女性惯用的魅惑技巧,职业化的气质却能唤起每个男人心中的爱慕情结。
工作之余,李曼爱用购物打发时间,这也是她身上最女人的地方了。但这种不带情绪、一掷千金的“买买买”,倒像是某种自残行为:“不是自残,对我来说,这是种减压手段、我并不刻意追求物质,只是每当我拥有它们的一刻,我会有安全感。”
近年来,成都的商业综合体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高端shoppingmall不仅提升着成都人的生活品质,也拔高了整座城市的时尚调性,而这一切也极大地满足了李曼的爱好:神鬼莫测的建筑结构,辅之以最明亮炫目的灯光、最人性化的设计,最终会让你对标签上的数字麻木,然后毫不犹豫的刷卡:“我其实一直都明白,这些都是创造消费神话的伎俩,而我只是把这里当成给我前进勇气的地方。”
可今晚的李曼,却在这个流光溢彩的欢乐之地,感到了彻骨的孤独。短暂挥霍带来的满足转瞬即逝,反倒映衬出记忆中一段遥远的回忆,怀念起自己刚来成都时,去的第一家百货。
她决定离开此地。
“那时候日子苦一点,但自己完全体会不到,因为每天都是在为理想打拼。”大学是李曼人生中的一个转折点,从家乡县城来到省会,兴奋之余却不敢一丝放松,“我很清楚,我必须很努力的学习,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因为我一定得留下来。”
轻松通过心仪公司的面试之后,李曼至今记得人力资源主管说的一句话:“要让别人信服一个女人,你得付出比他们更多的努力。但你现在的第一步,是需要一双高跟鞋。”而李曼的第一双高跟鞋,就是在新世界买的,“很喜欢这儿的名字,正如那时候,生活给我的感觉。”
“不只是第一双,是很多双。百货是个很有人情味的地方,你不会有那种在shoppingmall逛街时,想竭力展示自己是个光鲜人士的压力。”没有专业感十级、说话滴水不漏的服务人员和她们自带的高大上光环,而是像见一位老友,“一切都会让你放松,然后真正享受其中的乐趣。”
谈话也就在此时戛然而止,李曼笑着摇摇头,没再继续说下去。我也很理解这背后是一个女人成长的故事,太过宏大,难以展开。我只记得,那天我离开的时候,李曼那笑得很开心的模样。

整个学生时代,我都在试图搞清楚一件事:年级上的学霸、恶少、女神、逗逼这几种角色为什么会如此平均的分布在每个班级里。当然,还有操场上、厕所里,形影不离有如连体婴儿的女闺蜜。
笑笑和青岚就是这样一对。
问起“有个好到恨不得可以以身相许的闺蜜是种什么样的体验时”,令我震惊的,两人竟默契地用笑到前仰后合脸部痉挛来回答我。
笑笑:“如果有个共同喜欢的男生。”
青岚:“恨不得一起把他睡了。”
除了把青春期最隐秘的心绪都耳语给对方,笑笑和青岚,还携手逛遍了成都的大街小巷。“从初中开始吧,那时候两个人可以在大街上消磨掉一整个暑假。”
“我记得是在高一,正是少女爱美之心萌发的时候,MAC在当时,就是少女们长成的必经之路,也成了我们扫街必去的地方。”作为一个迟钝的直男,我很难感同身受她们所描述的那种快乐,但我仿佛看到了两个结伴探索这片新大陆的少女,尽管她们可能对眼前这一切充满女人味的东西并不了解,但她们坚信这会给她们带来幸福。
“还有就是,那时候的闺蜜,什么东西都会买一样的,一样的化妆品、一样的鞋子、一样的饰品,跟现在的那种攀比完全不同,是出于一种傻傻的,想让对方和自己完全一样。”说到这儿,两人之前那种少女般的疯癫消退了几分,露出了困顿现实的残影。
其实笑笑和青岚穿一条裤子的日子,在毕业后就静悄悄却无可挽回地逝去。工作的忙碌尚可克服,结婚生子这一魔咒却让过去的热度难以长久,“我俩其实很久没见了,她留在成都,我跟老公去了上海。”这时候,谁都看得出笑笑的强颜欢笑。
其实,没有什么可以永恒。当人们发现自己珍视过的东西,早已遗失,便常用“这就是人生”来解释一切,试图用成长来告慰失去。有意思的是,这样往往只会带来更大的失落。
也许是时候跟过去的自己来一场彻夜长谈,那些封存已久的记忆,终将引领你走入新的世界。

新世界百货10周年 感谢一路有你
下拉至文末,点击“阅读原文”
查看新世界百货10周年礼献
– THE END –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