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年了!我们欠陈佩斯的终于还上了

今日BGM,《允许部分艺术家富起来》,二手玫瑰。又是一年年关将至,在一切“变化莫测”中,年没变,年味却不同往日。在我们这一代人的记忆中,谈起“年味”总是离不开一个人。那就是陈佩斯。…

今日BGM,《允许部分艺术家富起来》,二手玫瑰。
又是一年年关将至,在一切“变化莫测”中,年没变,年味却不同往日。
在我们这一代人的记忆中,谈起“年味”总是离不开一个人。
那就是陈佩斯。
还记得去年年底春晚官方微博公布了一条消息,陈佩斯担任央视节目《金牌喜剧班》的首席金牌导师!
这一则消息,瞬间唤醒了我们尘封已久的记忆。
纵使离开春晚多年,喜剧大师陈佩斯,我们从来没有将他遗忘。
他在抖音开了一个账号,叫“陈佩斯的父与子”,将父子的日常以喜剧的形式呈现。
在鱼龙混杂的短视频内容中,他们的粉丝并不高,但是质量实属上乘。
没有网上那些抄来抄去的段子,没有满屏的广告安利,每一条视频都是精心原创。
用朴实逗趣的优质内容,延续喜剧艺术。
也正是因为如此,昨天在一年一度抖音颁奖典礼上,陈佩斯父子获得“年度榜样艺人”荣誉。
发言那一刻,他的声音略显疲惫,透着一丝丝老态:
“感谢这个时代,给了我第二次火的机会。”
“终于拿到了这么沉甸甸的荣誉了。”
但我想说,这个机会本该属于他,这是时代欠他的。“榜样艺人”,这四个字陈佩斯值得拥有,23年了,荣誉这份我们终于还上了。
因为他的喜剧,就像一个钉子一样在这个社会扎下去,一场一场往下砸。和那些动不动粉丝就破千万的大明星和网红相比,陈佩斯在短视频平台的粉丝并不高。从19年6月更新第一条视频至今,陆陆续续积累了三百多万粉丝。视频中,他和儿子一同出镜,内容大多都是一些家庭日常。吃饭、看电视、聊天……短短十几秒看似是一些不着调的聊天,实际上老爷子想表达的内容深刻着呢。幽默的背后是讽刺,是现实。如今的亲子关系,被忽略的老人,不被理解的年轻人,这些所谓的“代沟”,不止一次出现在他的视频中。疫情期间,他围绕“口罩”拍了一条短视频。其内容很简单,父子饰演的角色中,儿子向父亲索要口罩钱,并且一次又一次坐地起价。此时,国内外疫情严重,不少人发国难财,口罩价比天高。而陈佩斯的这段视频看似简单幽默,实则曲线反应社会问题。看到他和儿子的幽默视频后,我恍惚回到20年前,陈小二和他爸斗嘴的场面。轮回的陈氏父子让我看到了喜剧的传统。其实许久未出山的陈佩斯参加《金牌喜剧班》,其意义也是如此。他没把这事儿当综艺看,而是冲着上课来的。前不久时尚先生对陈佩斯父子做了一次专访,采访中提到陈佩斯私下给选手们上喜剧课,从喜剧的起源讲到喜剧表现手法,一讲就是六小时。“你人物关系没有变化,内涵的东西没有。”“你们还不太相信结构,不太相信喜剧,太希望用台词来甩包袱。”讲到最后连录节目的工作人员都待不住了,催着陈佩斯,“您加快速度”。传承喜剧,老爷子来真的。去年年底,陈佩斯重回央视的消息,引起众人关注。一别近30年,有人传陈老爷子生活窘迫,甚至跑到山上靠种树为生,有人传他再也没有舞台,混得很惨。面对这一言论,老爷子曾在采访中直言:“春晚并不是什么高不可攀、神圣的东西。”“离开那儿不会一落千丈。”说着说着无奈道:“哎呀,简直是可乐了。”看了这段视频,我才明白这些年,大家对陈佩斯的认知太过肤浅。首先春晚并不是一个特了不得的舞台,其次喜剧大师从未离开。熟悉老爷子的人都知道,这些年他一直全身心投入话剧舞台,用舞台剧的方式展现喜剧。2001年,他制作了第一部话剧《托儿》。彼时,喜剧被一点点搬上大荧屏,综艺、晚会、电视剧,个个挤破头混进演艺圈,就是没有人踏实演舞台剧。他曾在采访中回忆道:“省一级的话剧院,一进后台一股尿骚味:厕所的水阀已经锈住了,不知多少年没有打开过,需要一点一点给它弄开。演员们要先打扫厕所,再打扫舞台,然后才能演出。”在这般境况下, 2001年他带着自己的第一部话剧《托儿》回到舞台剧。《托儿》首场上座率就高达95%,一年内在全国演出近六十场,观众达8万人之多,全国巡演票房累计4000多万元。随后,他又制作了《亲戚朋友好算账》、《阳台》、《雷人晚餐》、《戏台》等多部话剧。每一部作品,他都和底层的“小人物”站在一起,共同对抗荒诞的现实。其中作品《阳台》,更是被上海戏剧学院选为经典教学案例。这些年陆陆续续的巡演加起来有近五百场,为中国话剧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至于大众荧幕,他的“避而不见”,不是被动而是主动。用老爷子自己的话说:“他们根本找不着我”。这些年,有商业电影找他演主角,他不接。喜剧综艺找过来,他不上。春晚邀请他重返舞台,他不回。为什么一次又一次说“不”。陈佩斯给出的答案是:“社会不能没有高度。”“像段位很高的斯诺克选手丁俊晖,一定要每天去和最低端的台球岸子去拼去,有意义吗?”“真正的艺术家永远不会被人遗忘。”当我在键盘上敲下这一行字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是陈佩斯。他是老少皆知的喜剧表演大师,这些年人们都以为他阔别舞台,但实际他一直在默默为戏剧的传承做贡献。他和儿子陈大愚用另一种方式坚守着喜剧的艺术魅力。他们拍舞台剧,也会跟上潮流,闲暇之余制作一些短视频。用朴实逗趣的优质内容,延续喜剧艺术。其实去年年底,许久未露面的陈佩斯还偷偷拿了另一个艺术大奖。他被评为“2020时尚先生年度人民艺术家”,并接受了时尚先生的采访,当时说了一句很有力量的话:“在喜剧面前,我们都是矮子!”这个时代让一群人全身而退,也会让一群人熠熠生辉。陈老爷子专注喜剧事业近40余年,离开央视从不是终点,而是起点。投身话剧舞台二十余年,他的《托儿》主角也从自己换成了儿子陈大愚。而他也变成了一个朴素干净的老人。生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陈佩斯,今年六十八岁了。剃了光头的他没有被人看穿的白发,但是花白的胡子率先映入我们的眼帘。无论多久没出现在电视荧屏中,无论当下的喜剧经历多少次更新换代。你看,人民从来没有忘记陈佩斯。参考文献:《陈佩斯、陈大愚父子:我们一直都是喜剧爆款》——时尚先生
???这位传奇音乐人死前即使舌头被切,也要上台躁翻全场!???25年后《灌篮高手》正式回归,而我们再也回不去了随性的五条人写广告歌居然这么认真,这个歌词我服…犀牛|策划犀牛|撰文犀牛 |排版喜欢这篇文章的,点击下方在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