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风波

定风波本文发表于2月28日《人民政协报》武汉这次疫情,我是最后知后觉的人,当整个世界已经慌作一团的时候,我依然闲庭信步不知世外事。2020年1月19日,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走在…

定风波
本文发表于2月28日《人民政协报》
武汉这次疫情,我是最后知后觉的人,当整个世界已经慌作一团的时候,我依然闲庭信步不知世外事。
2020年1月19日,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走在路上,看着一地的阳光洒满街道,来来往往的路人,把太阳的影子拖着走。当时我还写了一首小诗:
冬日暖阳冬日的早晨,
阳光是幸福的一条见证。
石径上奔跑着撒欢的小狗,
铃铛”泠泠”声洒落一路。
我们都日渐苍老,
蹒跚的影子和树影混杂在一起,
分不清彼此。
我们都不再呼喊号叫,
用很旧很旧的塑料梳子,
梳理已经日渐枯干的白发,
又落了一根,又落了一根,
冷风在耳边焦急地提醒着,
我已经耳背一段时间了,
索性就充耳不闻。
过了一天后,武汉气氛忽然紧张起来了,市民们开始抢购口罩,我依然充耳不闻,不管外面风声鹤唳,当时我还写了个顺口溜:一个新冠肺炎,微信人心惶惶。你们去抢口罩,我做看戏阿郎。
再过一天,风声更紧,虽然离过年还有几天,但是路上已经车辆稀少了,戴口罩的人越来越多,我下班后去永旺买了点东西,看着满目戴口罩的人,忽然感觉不对劲了,特别是在付款处,一个戴口罩的女孩子看了没戴口罩的我一眼,眼睛中的惊惶无以言表,我开始怀疑我自己的判断力了。
特别是看到超市生鲜柜台空空如也,一种复杂的心情缠绕心中。绝大多数蔬菜都被抢空了,两个巨大的芋头躺在篮筐里无人问津,搞笑的是它的标签竟然写着“瓠子”,让人觉得好笑。
我对于市民的恐慌情绪始终有种疏离感,回家后打开微信朋友圈,这时琳琅满目的信息,只能用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大惊小怪、方寸大乱、抱头鼠窜、大难临头各自飞来形容,以前整天满圈的正能量、鸡汤忽然都一扫而空,各种乌烟瘴气的谣言、药方、叮嘱、告诫、转发、评论看得人辣眼睛。
当时已经流言四起,说要封城,我本来准备当晚回老家去的,看着很多人连夜开车往高速跑,我决定不凑热闹,等靴子落下来后再决定去向。
很快,封城的消息发布了,我就给家里人打电话,说我不回去了。谁知我身上有没有携带病毒呢,贸然回去,怕连累家人。
这个决定最大的受益者就是我的猫,幸亏我没有被裹挟出城,要不然去了老家回不了武汉,仅给猫留了七天口粮,肯定它现在已经饿死在家了。
禁足家中,无亲友可访,也无事可做,接下来怎么办呢?我决定找点事做。
因为养猫要种猫草,我就开始用旧碗破瓢养各种野草花,也因此开始学习插花,平时我也有水养花草的习惯,在这个满城风雨的时候,我就养猫插花,继续过着平静安然的生活。
1月24日是大年三十,我找了几片扁竹兰的叶子和一支腊梅花,插了个花,为了新年喜庆,特地找了张红纸,写上“弃疾去病”。
疫情是上天主宰的,心态却是我们自己创造的。只要心中永远充满温暖、希望、乐观,就不怕什么天命,也不怕什么难关。关在家中没法给亲友拜年,就用这种形式,祝大家弃疾去病、福寿康宁、日日是好日吧!
1月26日是大年初二,武汉市禁止民用车辆上路,公共交通也停了,很多一线医护人员不得不靠步行和骑共享单车上班,远的要花三四个小时,当时我就加入一个志愿者群,冒着被扣分和被警察截停的风险去接送医护人员。
有的医护人员住得偏远,起床的时候天还没亮,一路都是雨水和路灯的反光看到自己生活二十多年的城市忽然成了荒城,陌生的城市啊熟悉的角落里,让人潸然泪下。我的城市病了,病得不轻。
中途回家,我就在路边摘了一朵茶花,回来侍弄在瓶中。茶花是耐寒的花,希望我的城市早点从这场灾难里挺过来呀!
1月29日,政府发动滴滴、东风出行还有大型运输企业,负责解决社区和医护人员出行问题,开车路上遇到几个的士司机,跟他们聊天,政府给他们配了防护服和口罩,感觉医护人员出行已经有官方途径解决,决定以后不再出车了,退出志愿者,从此再也不出门。
1月31日,睡到十点才起来,有远方朋友微信问我如何,我答:坐吃等死。他们大笑,我也大笑。下床特地插了一枝花,都是从前插花的残枝剩朵,重新修剪、换水,收拾完了依然风神奕奕。城市可以封禁,可我的心在原野。
疫情其实就是战争,不断听到有人死去的消息,收到越来越多举家染病的消息,这跟身处战场有什么区别,我越充分感受到“大漠穷秋塞草腓,孤城落日斗兵稀。身当恩遇常轻敌,力尽关山未解围”的意思了。从前武汉人那么江湖豪气、油嘴滑舌,现在沉默哀伤的越来越多。
为了拯救危局,中央一口气换了几个关键岗位的领导者,派出新的领导班子来组织抗疫工作,顿时让人一扫多日的悲观委顿情绪。
我特地找出家里的枯荷叶和一根葎草,插了个花,枯荷之中一枝绿色的生命傲然挺出,有种“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万象更新的感觉,插个花纪念一下!
2月14日,立春后第十天,夜晚开始小雨,惊雷滚滚,感觉惊蛰节气提前一个月了。但第二天起床,却大雪飘飘,武汉气温陡降14度,又把我们扯回寒冬了。
这天我去单位值班,回家后雪霁天青,路上铺满了温暖又厚密的阳光,浅沼中的游鱼驮着碎冰悠哉游哉地缓缓在水中划着曲线,春天又回来了。于是把养了多日的菊花剪了,和原来的茶花拼插在一起,一起共享春风吧!
天气越来越好,试着新春白袷衣,已经可以脱掉厚厚的羽绒服,换成轻薄的衣服了。河边应该嫩柳新黄,芳草染碧,紫云英和毛茛摩拳擦掌,准备在花花世界里大展拳脚,可是没法出去看看了。
好消息也多了起来,武汉新增病例首次从四位数下降到三位数,让人心中多了份希望。下楼倒垃圾,看见旁边草地上荠菜和阿拉伯婆婆纳都开花了,于是薅了两把回家,捣饬一下,虽然满园春色,禁足在家,权作“春在溪头荠菜花”。
生活不是电影,但我们在武汉的生活比电影更加真实残酷。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命运的车轮嘎嘎转动,我无力回天,寄情花草之中,从这些并不因大自然残酷而放弃开花和生长,从它们身上我感受到生命的喜乐和尊严。
其实城市还是那个城市,生活还是那个生活,突然巨变的不是灾疫,而是我们一颗无法放下和安放的心。在突然事件面前我们要做一个视死如归蹈死不顾的乐观主义者,所谓慷慨风节,所谓英雄气度,就在这吟啸徐行、安平泰若的生活态度上。
日复一日,我的心态变得平静,心里时不时冒出苏东坡的《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人就是需要这种不被外部环境扰乱心境的能力啊。真正的乐观主义者其实本质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他明白时局的艰难和个人能力的弱小,但他仍然想方设法让自己变得心灵强大起来,即使是一只蝼蚁,也要焕发出生命的尊严。
命由天定,事在人为,要接受命运和现实,更要发挥人的力量。别被大众情绪裹挟着,好好做事,安静生活,也是一种英雄主义。
后几天的插花

—转发一下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