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刊专刊】秦家四口烧死窑中

秦家四口烧死窑中那些年,我们朔州的历史,—-秦家四口烧死窑中。现场采访:崔万福、王彪、郑斌 1937年,我家住城内操场街。9月,日军进犯朔县城时,父亲和我的叔叔们都是做…

秦家四口烧死窑中
那些年,我们朔州的历史,
—-秦家四口烧死窑中。
现场采访:崔万福、王彪、郑斌

1937年,我家住城内操场街。9月,日军进犯朔县城时,父亲和我的叔叔们都是做炮的(麻炮),好光景。9月28日半前响,日军鬼子进了我家院,一进大门用机关枪扫射,没打着人。当时家里大人都藏到放山药的窑子,只有我和刚6个月的妹妹没有躲藏。鬼子在家里没寻见大人,就朝窑口叽哩哇啦喊话,我大爹先从窑子上到院里,被鬼子按住脱光了衣服逼他站到窗跟前。我父亲接着从窑里上,头刚露出窑口,被鬼子用刺刀架到脖子上又按下窑里。当时窑里有我父亲、母亲、三叔、表哥4个人。随后,鬼子把卷炮的草纸和家里炕上的苇席揭上填进窑里,点着了,顿时火焰浓烟从窑里腾上半空,窑子里传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我大爹光着身,眼睁睁地看着不敢动。过了一会,窑里没声音了,日本鬼子才走了。我大爹这才赶紧把院里浇花的一瓮水灌进窑里灭火。这时,鬼子兵又返回来了,看见我大爹往窑里浇水,用枪托把我大爹打了一顿,这才走了。窑里的4个人都烧成了黑焦圪卷卷,后来亲友们花了八块大洋雇了两个人把死人吊上来,装了棺材。我大爹连气带惊,两只眼睛啥也看不见了,摸着棺材板痛哭了好几天。我当时只有三岁,受了惊吓嘴也歪了,眼也斜了,后来住在秋寺院的舅舅把我背走了。过了十几天,我六个月的小妹妹饿死了,家里养的两条丝毛狗也饿死了。我的三爹被害后三妈没生活出路,将三岁的女儿送了人,改嫁了。我在秋寺院村舅舅家住了9年,11岁时回了城,投靠大爹大妈家里。起初通大妈铺一床褥子,盖一床被子,小孩子睡梦地翻身打滚,大妈老嫌弃,挨打受气,后来我干脆找了一块破麻袋片当被子,就炕睡觉,肉皮老是印在苇席的印印。在大妈家我天天喝糊糊止肚饥,喝饱了,赶紧去拣料炭,少有不顺,便会挨打。就这样,我姑弄到14岁,找了婆家嫁人了。
我家五口人死于日本鬼子毒手,人死了光景散了,留下我这个孤苦的女孩,流离失所,尝尽人间酸苦。时隔68年了,每每想起这些,就止不住的伤心,止不住的流泪。
图为二道巷朔州屠杀现场
扶持新人成长 关注名家作品
关于投稿

上刊模式
读者支持
人气上刊
积极奉献
点赞上刊
编辑部选稿
微刊优选
评委推荐
优质上刊
新诗刊纸刊微刊同步展示
主 编:崔万福
编 辑:苏 苏
新诗刊平台收稿:新诗 古体 散文诗 散文 杂文 随笔
主编邮箱:893843893@qq.com
收稿提示:没有在其他公众号发过的优秀诗歌及文章
本期编辑:苏 苏 邮箱:3343641161@qq.com
投稿时,作品不少于8首,照片不少于3张,附带个人简介。须知:来稿在平台推出(无稿费),纸刊选稿在平台。入选后有样刊薄酬。新诗刊合作联系微信号:sxszxsk山西诗歌委员会朔州分会 主管
朔州作协《新诗刊》杂志 主办
新诗刊力推新人 汇聚名家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