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耕超市的它利润下降,是福是祸?

老楚最近刚刚看了永辉超市4月25日晚间公布了2018年年度报告。这份报告显示,去年永辉超市营业收入大幅增长,但公司却出现增收不增利的状况。根据年报数据,2018年永辉超市实现营业收…

老楚最近刚刚看了永辉超市4月25日晚间公布了2018年年度报告。这份报告显示,去年永辉超市营业收入大幅增长,但公司却出现增收不增利的状况。
根据年报数据,2018年永辉超市实现营业收入705.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0.35%,这也是该公司有史以来收入首次突破700亿元大关。不过,去年永辉超市净利润为14.8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8.52%。永辉超市在年报中称,去年净利润之所以减少,主要是受员工股权激励费用6.64亿元以及云创板块的亏损影响。
若没有投资收益和政府补贴等项目的提振,去年永辉超市净利润水平将更低。年报显示,去年永辉超市实现非流动资产处置收益约2.46亿元,获得政府补贴约1.18亿元,同时取得与交易性金融资产相关的收益约8792万元。
与其他项目相累加,永辉超市去年非经常性损益金额为5.83亿元。而去年永辉超市投资净收益总金额为5.48亿元。若剔除非经常性损益,永辉超市去年实现净利润8.97亿元,相比上年同期的降幅高达49.56%。
总的来看,2018年永辉超市营业成本(不包括税金和三费等)与营业收入的增长率大致相当,营业成本增长率为18.36%,营业收入增长率为20.35%。该公司净利润的减少,基本上归因于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的迅速增长。利润表数据显示,2018年永辉超市销售费用115.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5.78%;管理费用为30.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68.84%。
2018年业绩全面收官同时,永辉身上还发生了另外一个直接变化:一个是确立回归超市核心业务,将原云超一二集群合并管理,稳定有序扩大全国业务市场版图。
同时转让部分云创股权,将云创业务从主体中剥离出来,交由业务团队放手去干。
关键时间节点在2018年12月4日,彼时永辉超市审议通过《关于转让子公司永辉云创股权的议案》,将其持有的云创20%股权转让给张轩宁,股权转让完成后,张轩宁持有云创股权比例由9.6%增加至29.6%,成为云创控股股东。永辉超市持有永辉云创的股权降至26.6%。云创的剥离消息一经发布,便立刻引发行业大量关注。因为由此标志着,云创正式由公司的控股子公司转为联营企业。
而在新零售普遍处于前期投入阶段环境下,脱离母体之后的云创,创新活力和潜能或被彻底释放,借助永辉超市面向全国市场的供应链资源和产业优势,云创未来大有可为。
因此楚老板认为,利润下降只是大策略的一环,永辉在城市的布局有条不紊,未来可期。
而且永辉在零售行业中积累的产业优势,也将全面助力云创赛跑。
在数字化零售时代浪潮下,探索中的云创,已经为永辉超市输出更高效的零售实验成果,以及基于传统零售企业体系,用最低成本进行零售创新试错。并从商业模式、客群定位、业态互补层面,与传统模式进行双向互补。云创的创新潜力有多大,永辉超市的护城河就有多宽。
如果深究永辉超市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的具体构成,投资者将发现,职工薪酬和股权激励费用是导致永辉超市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大幅增长的最重要因素。
2018年销售费用中,职工薪酬为45.9亿元,相比2017年的34.2亿元增加11.7亿元。管理费用中,职工薪酬为14.6亿元,相比2017年的11.1亿元增加3.5亿元。与此同时,2018年管理费用还计入了6.64亿元的股权激励支出。其他费用和支出也有不同程度的增加。增长最明显的项目中,房租及物业管理费增加4.8亿元,至19.8亿元;折旧及摊销增加2亿元,至10.9亿元;水电费及燃料费增加1.8亿元,至10.1亿元;运费及仓储服务费增加4.3亿元,至9.9亿元;业务宣传费增加2亿元,至4.4亿元。
这些费用的增加与永辉超市在全国的不断扩张有关。永辉超市在年报中称,2018年全年实现新开门店135家,新签约门店165家。截至2018年底,云超业务已经进入24个省市,超市业态门店708家,实现了一至六线城市全覆盖,主要分布在东南沿海、川渝地区、长江三角洲、华北地区等区域。
该公司还称,2018年超市到家业务已覆盖20个省区的88个城市,共计490家门店为消费者提供到家服务,实现销售额16.8亿元,占比2.4%,同比提高1.5%。
除销售费用与管理费用的大幅增长之外,永辉超市子公司永辉云创的亏损也影响了业绩。界面新闻此前报道,由于快速开店、配送成本增加、市场竞争激烈等原因,该公司业绩长时间亏损。2018年年报显示,永辉云创2018年终止经营净利润为-9.45亿元,其中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终止经营利润为-1.78亿元。
2018年12月,永辉超市作价3.94亿元将其所持永辉云创20%的股权转让给股东张轩宁,后者是永辉超市和永辉云创的创始人,与永辉超市另一创始人张轩松是兄弟关系。转让完成后,张轩宁持有永辉云创的股权比例由9.6%增至29.6%,成为永辉云创第一大股东。永辉超市对永辉云创的持股比例则由46.6%下降为26.6%,为第二大股东。
2019年第一季度,永辉超市增收不增利的状况好转。与年报同时披露的一季报显示,永辉超市2019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22.4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8.48%;净利润为11.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0.28%。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永辉超市一季度净利润为10亿元左右,较上年同期增长34.11%。
当期,销售费用增长较慢,同比增幅仅为16.17%,管理费用则减少30.31%,帮助推升了公司业绩。与此同时,受理财产品分红及处置子公司投资收益增加影响,报告期内投资净收益高达2.24亿元,从而提振了永辉超市第一季度的盈利水平。
4月26日收盘,永辉超市涨3%,至9.27元。年初迄今,该公司股价累计上涨17.79%。基于2018年每股收益计算,永辉超市市盈率为61.5倍,静态估值处在相对高位。若基于2019年预测每股收益计算,永辉超市市盈率为39.4倍,动态估值也略偏高。
目前永辉的估值,楚老板也认为股价不便宜,但基本面不动,中长线还有机会,但已经偏防守,进攻性不强。
而且在我看来,终归而言,零售的本质还是需要回归到“生意”上来,决定这个“生意”的关键,就是供应链成本效率。但供应链建设又不单单指上游源头端资源,而是包含商品源头、仓储物流、(冷链)配送、前端营运等一系列的流程管理,这里面既需要有资源整合能力,也需要有深厚的营运实操经验。这也在困扰目前做生鲜新零售的绝大多数企业。
而对永辉云创来说,背靠永辉超市多年的生鲜供应链积累,无疑让它站在了更高的起点和资源能力之上。目前的云创,已逐渐形成符合自身小业态特点的新零售专业供应链,能够更高效、灵活、低成本地支持前端业务的个性化需求。
永辉云创之所以能取得一定先发优势,除了既有的供应链、成熟零售产业基础设施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对于数字化升级的高度拥抱和融合。这是一项战略级目标,不止要进行门店前端改造,还要往中后台延伸,将数字化应用到门店选址、智能选品、商品供应链等全链路。
具体来说,通过与腾讯等战略合作伙伴在微信支付、腾讯云、大数据、小程序、社交广告等智慧零售工具进行全面落地,以及试点打造智慧零售标杆店,深度应用前沿工具,为后续规模复制做前期铺垫和测试。
实际效果方面,通过与腾讯智慧零售团队深度协同,永辉到家福州用户新增数、客单价、单仓日均单量都在稳步提升。
此外,与杉树科技合作智能选址,上海总体模型准确率高达84%;智能选品试点门店销售额提升18%;与腾讯合作社群运营,社交方式链接会员用户;永辉生活APP数字化会员超过1500万。
而伴随着腾讯在产业互联网侧投入发力,预计云创也将成为腾讯落地最新数字化应用的最佳选择,并实现快速提效,助力业态模型成熟度进一步提高。
迈过野蛮生长的2018年,永辉云创如今显然已经驶入稳定发展轨道,蓄力更精细化的经营和稳步发展。永辉云创,将不仅作为永辉超市创新的先遣部队,也为零售业转型提供了一个极佳的参照系。但零售业创新转型不可能一蹴而就,比起美好愿景,更应关注严峻挑战和可能的失败。眼下唯一一个可以确定的是,零售业有创新,才有未来可言。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