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同:中美博弈下的半导体创业

?编 者 按日前在中关村集成电路设计园举办的2019国际前沿科技创新大赛——集成电路领域决赛上,豪威科技创始人、展讯通信创始人、华创投资投委会主席陈大同博士在大赛开场之时对中美博弈…

?编 者 按
日前在中关村集成电路设计园举办的2019国际前沿科技创新大赛——集成电路领域决赛上,豪威科技创始人、展讯通信创始人、华创投资投委会主席陈大同博士在大赛开场之时对中美博弈下的半导体创业的挑战和机遇做了精彩的演讲。“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小编在陈博士演讲的基础上,写了这篇文章,谨以此文献给那些准备创业或者创业ing的半导体从业者们。

以下为文章正文:
“从中兴事件到福建晋华再到孟晚舟事件最后到现在的华为禁运,这两年中美博弈愈演愈烈,中美这场冷战可能不仅仅是“上甘岭”这么简单,很大可能是一场“持久战””,陈博士在开头中讲到。
为什么陈博士有这种感慨?因为中国最大的进口商品不是石油不是飞机,而是半导体,这也是中国相对薄弱的重要一环。
中国半导体产业的“芯”酸历程
历史学家将人类过去的20万年分为石器时代、铜器时代和铁器时代。信息时代的特征性材料是硅,如今,以硅为原料的电子元件产值超过了以钢为原料的产值。硅是地壳中最常见的元素,把石头变成硅片的过程是一项点石成金的成就,也是近代科学的奇迹之一。上帝似乎和人类开了一个玩笑,用了20万年的时间,我们的材料从石头又回到了石头!1947年,美国贝尔实验室发明了半导体点接触式晶体管,从而开创了人类的硅文明时代。但中国在这个市场似乎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陈大同也指出,回首过往,中国半导体产业经历了四个阶段的芯酸历程;
阶段一:1958-79年封闭式发展。根据陈大同的观点,当时的本土集成电路产业的特征是:100% 国企 IDM;研发靠着大学、研究所:逆向设计+跟随战略。
资料显示,我国半导体产业起步于1950年代,1965年我国已自主研制成第一块硅数字集成电路,它就是DTL型(二极管-晶体管逻辑)数字逻辑电路,仅比美国日本晚了几年,而且势头不亚于同处于半导体发展初期的美国。但后来因为一些原因,国内在这方面落后。
阶段二:1979-2000年进入艰难转型时期,这时候国家做了几次尝试,当中有908工程,909工程。
我们也可以看到,80年代初,中国科学院北京、上海两个半导体研究所,于79年试制成功4K存储器,80年做出16K,85年作出64K存储器。从1984年到“七五”末期,先后也共引进33条集成电路生产线。大力推动集成电路产业发展。
到了1990年8月,国家投资20亿人民币,上马“908工程”,包括一条6英寸生产线,1个后封装企业,10个设计公司还有6个设备项目,但是在实际上马的过程中,仅仅立项就用了4年(1994年立项才批准),突出暴露了我国决策机制之迟缓,不能适应高科技产业快节奏发展的弊病,最后还是引进一条二手6英寸生产线,直到1997年左右才建成。
“909”项目可以说是我国由国家主导的半导体制造项目中最成功的一个,该项目1995年立项,共投资100亿人民币,其主体是一条8英寸,0.35微米的生产线(华虹NEC),其设备的先进性达到同期国际水平。“909”是在吸取了历史教训基础上,由国家集中组织,一次性大规模投资取得的成果,正是“909”的成功,为上海和华东地区行成新兴半导体产业群落带来了大好契机。
阶段三:到了2000-2014年中国逐渐处于市场主导的地位,各种半导体产业迅速崛起,如封装、设备、Foudry+fabless等;
国内现在独当一面的中芯国际、展讯、锐迪科、汇顶、兆易创新等知名企业都是在这个阶段成立。
阶段四:2014年以后,在国家和政府引导基金和市场的指引下,行成了新的机制,由市长说了算转变为市场说了算,既填补了产业缺失,如半导体存储器和IC代工产能和先进技术,又实现了在设计、制造、封装、设备和材料全面布局产业链,中国半导体终于浴火重生到了高速发展的阶段。
陈大同博士指出,在2000年之后,中国半导体的总值从1亿美元,狂飙到2018年的370亿美元,中间有不少企业取得了成功,而这个野蛮成长时期的中国集成电路又有他本身的特征。根据他的观点,这主要包括以下六个方面:
中国集成电路创业的新转变
陈博士指出,自2014年以来,国家政策和资金的支持,推动了中国集成电路的布局,也吸引了更多中国概念股的回归和海外并购的发生,同时也增加了地方政府对集成电路产业的重视,这也推动了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创业的新转变。
根据陈博士的观点:“最近几年,中国半导体创业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十年前半导体以海归创业为主,目前主要是国内创业为主;现在的半导体创业市场定位更为准确,客户更明确,但竞争也随之激烈;二次创业,龙头企业的情况增加,自带资源的创业团队更多;企业的创新的意识和动作也更加明显;创业的成功周期大幅度缩短,IPO环境改变,VC推出加快,以后半导体企业并购退出会更为普遍。”
陈博士也指出了一些问题,“但是,发展过快的同时也伴随着很多问题的出现,半导体产业悄无声息的变成了明星企业,染上了明星病,而且跟风严重,出现了大量“风口上的猪”(如AI。。。等),还有普遍估值过高,心里浮躁,染上了互联网病。”
毫无疑问,经过了多年的发展,中国集成电路取得了长足的进步,那么中国赶超世界需要多少年呢?按照陈大同的观点,中国在封装上已基本追上世界水平,方面设计还要5-10年,制造商,存储器和代工需要10-15年,设备/材料需要10-20年”。
但现在,中国半导体陷入了中美博弈的漩涡之中,这就给中国集成电路带来了严峻挑战。而在陈大同看来,这也会是一个机遇。
半导体创业的黄金时代,企业CEO至关重要
种一颗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集成电路领域也是如此。
在陈大同看来,现在是创业的黄金时代,因为严冬往往是创业良机,具有生命力;再加上全民教育,创业的重要性凸显;此外,系统公司全面开放,进入的门槛大大降低。但与此同时,集成电路创业者也要提防来自三个方面的挑战。
在陈大同看来,需要拥有三个要素:那就是眼光、心胸和执行力。
他指出,一个好的CEO既要有宏观远见,能预测产业发展潮流,以确定市场定位;又要有围观敏锐直觉,洞悉客户心理,以确定产品功能细节;同时一个CEO要有心胸,虚怀若谷,能让利,能放权,知人善任;就不愁吸引不来一流的团队;同时一个CEO还要有执行力,这不仅仅是指简单命令式(军队)管理,而是公司内部一套有效的管理系统及公司文化。
陈大同进一步指出,CEO应该是公司最懂市场的人之一,需要发现蓝海和遵循市场规律:
根据产品标准80分法则:市场上没有完美的产品,如以客户可接受的底线为60分(及格线),产品至少要做到80分,必须超过客户可接受的底线,但千万不要过于追求完美,过度设计。
百分之一定律:1%的市场机会,只有1%的人看得见,白天鹅都是丑小鸭变的,BAT企业就是鲜明的例子,初创明星公司几乎没有成功的!
新市场开拓两倍时间定律:3G创业公司们给我们的教训就是新市场成长所需时间往往是分析家们预测的2倍以上,那些初创公司产品走在市场前列的基本都遭受了灭顶之灾。
新技术开发两倍时间定律:颠覆性新技术的开发所需时间往往是创业团队预测的2倍以上。
在陈大同看来,创业不是人干的活,这是一种人生修炼,是一种非常人的生活方式。同时创业也是一个学习怎样做人的过程。在他眼里,目光远大、心怀众生的唐僧是最佳的CEO。
他强调,企业CEO以及企业本身要成功,就应该有“stay hungry,stay foolish”的精神!
*免责声明:本文由作者原创。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半导体行业观察转载仅为了传达一种不同的观点,不代表半导体行业观察对该观点赞同或支持,如果有任何异议,欢迎联系半导体行业观察。
今天是《半导体行业观察》为您分享的第1966期内容,欢迎关注。
推荐阅读
★英飞凌101亿美元收购赛普拉斯背后
★三星超越华为,首次成为5G设备龙头
★曲线的起点–华为禁令半个月后
2018半导体行业资料合集 长期有效!
半导体行业观察
『半导体第一垂直媒体』
实时 专业 原创 深度
识别二维码,回复下方关键词,阅读更多
华为|三星|美国|台积电|5G|ARM|人才|Marvell
回复 投稿,看《如何成为“半导体行业观察”的一员 》
回复 搜索,还能轻松找到其他你感兴趣的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