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工匠|他们是炼厂“飞虎侠”!

“……爬上飞快的火车,像骑上奔驰的骏马。车站和铁道线上,是我们杀敌的好战场……”在抚顺石化有这样一群人,就和当年的铁道游击队一样,整天和铁路打交道,但他们的任务不是“扒飞车搞机枪,…


“……爬上飞快的火车,
像骑上奔驰的骏马。
车站和铁道线上,
是我们杀敌的好战场……”
在抚顺石化有这样一群人,就和当年的铁道游击队一样,整天和铁路打交道,但他们的任务不是“扒飞车搞机枪,撞火车炸桥梁”,而是为企业的铁路运行高效顺畅保驾护航。

他们半辈子都和铁路机车不离不弃,整天飞身上车、下车、连接、挂钩。他们身上沾满了油污、脸上吹满了煤面和焦粉。无论严寒,无论酷暑。他们在最平凡、最单调、最枯燥的岗位上工作着、快乐着、幸福着。他们被称为“飞虎侠”。
胡振学,是抚顺石化的“飞虎侠”之一。今年45岁,1996年从部队转业到抚顺石化公司调运车间20多年了,一直在机车连接员岗位工作。高考落榜后,他为了锻炼自己,到部队参军入伍。退伍后刚一进厂,他爸就对他说:“小子,你命好,回石化了,大全民,这回娶媳妇不用愁了。” 那时候进石化公司,他全家人都挺高兴。但没想到,从此他便和机车结了一辈子的缘。

老胡说,他刚上班时,老师傅给他说了句顺口溜:“远看像捡破烂的,近看像要饭的,仔细一看是机车工段的。”
师傅告诉他,这说的就是连接员。冬天最冷的时候冻得脸通红,风吹到脸上像刀割一样疼,有一回鼻涕都冻成冰碴了!夏天太阳毒的时候,车皮外表温度高达五六十摄氏度,车把手特别烫,按规程要求必须用手握着。有时候他们把手套、工作服都泡湿再去上岗作业,能强点。逐渐地,他也体验到了这句顺口溜的由来。

机车连接员岗位的特殊性在于它不是在室内作业,而是野外作业。只要天上不下刀子,就得去干活,去顶车,连挂车辆。老胡讲起机车作业眉飞色舞,看不出有任何的苦与累。
他说:“咱们这活儿,好人儿不爱干,孬人儿还干不好。我们倒调的车有罐车、篷车和敞车。篷车倒调有危险,得上4米多高的作业台拧闸;敞车装煤、装石油焦,吹一身煤灰面子,焦子粉,鼻孔都是黑的,下车时都看不清脸了。还有一次给酸厂送硫酸,可能硫酸装太满了,机车连接时,喷出了好多酸雾,把身上烧的全是小黄点儿,有点后怕”……
就这样上下车、拧闸、打木掩,日复一日地重复着,20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小胡变成了现在的老胡。每当看到一列列油龙出厂,厂子效益蒸蒸日上,他都感到非常自豪。他说:“那里有我一份功劳哩!”
去年抚顺石化举办了第九届操作服务人员职业技能竞赛。老胡参加了。调运系统7个单位,一共30名选手,数他年龄最大,还是初次参加。在实际操作考试中,他不怕,心里有底。毕竟自己安全挂钩都有几十万次了。果然,他在实际操作中取得了91.7的高分,领先第二名11.3分。稳稳地将铁路运行工状元金牌收入囊中。最后,他竟以总分87.85分,领先第二名3.25分的好成绩摘得了铁路运行工种的桂冠。
在工作中,老胡发现对讲机也有没电和突然失灵的时候。于是,他查找资料把已经快被大家遗忘的“手旗语信号”,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制作成了PPT课件,让大家在最短时间内掌握了“手旗语信号”。他还把呆板、枯燥的安全常识,安全规章制度等采取游戏活动、实战演练、看动画视频等形式与班组员工互动,把班组安全活动开展得丰富多彩。
今年春天,他带领0055号调车组在大焦化装车线调车,当车运行到老焦化线路时,他听到车在钢轨上运行的声音异常,就立即指挥停车。经过认真检查后,他发现一块钢轨鱼尾板断裂,险些造成机车脱轨。如果不是他经验丰富,很难发现过轨声音异常。车间调度立即封锁了调车线路,安排人员进行了维修,保证了产品顺利出厂。









原创文章,欢迎分享,公众号转载请注明来源。

联系方式:010-64523400
投稿邮箱:cnpc_sysb@163.com



责编:刘燃
校对:王琳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